Y_uri

【变形金刚】我的战士(擎天柱/大黄蜂)1

山景王四:

1

山姆放暑假了。

大黄蜂高兴坏了,他可以载着山姆去兜风,野营,打工,社会实践,从家里到最近的海边最快只需要六小时五十分二十七秒。他再也不用整天闷在车库里,数自己身上爬过的蜘蛛,或是听墙洞里飞蛾的心跳声。

果然,幸福生活第一天,山姆就告诉他,这周末有个高中同学聚会,白天冲浪,晚上露营,这简直太酷了!大黄蜂高兴地放了一早上的广播音乐。

擎天柱给他传来加密讯息,问他是否一切顺利。大黄蜂一肚子好心情正没处分享,逮着这个机会当然不会轻易放过,一口气给他敬爱的首领回复了长长一串,把山姆这星期的日程安排全部按序汇报,事无巨细,时间精确到毫秒。

擎天柱从讯息回传脉冲的细微变化中能够感应出大黄蜂心情很好,“聚会”一词反复出现,似乎是他愉快情绪的缘由。

擎天柱喜欢人类,也有很多意气相投的人类朋友。然而他并不像大黄蜂一样热衷于融入他们的世界。他更愿意作为一个纯粹的守护者,守护他所珍视的这个星球。因此他对于大黄蜂的絮叨不予置评,只简单地说了一句,“保持联络。”

大黄蜂汇报完毕,感觉心情加倍舒畅,高高兴兴地终止了传讯——他本来就不指望自己这位严肃正直的大哥会回复什么有营养的话。要聊聚会的事,山姆就在楼上他自己的房间里,随时可以找他讨论。他和山姆有太多共同语言,是最好的伙伴。

大黄蜂和山姆盼望已久的周末终于来到,两人早早地出了家门,大黄蜂卯足了劲一路狂飙,到达聚会地点圣劳伦斯公园时,比约定时间足足早到了四十分钟。

山姆刚从车里钻出来,几个同样早到的老同学就迎了过来,冲他打招呼,“好小子,真有你的,都不知道你从哪弄来这么辆好车。”时间还早,几人就随意地靠在车身上闲聊,顺便等其他同学。

如今塞伯坦星人滞留地球已不是政府最高机密,在这个到处都是眼睛的星球上,视频、音频、图片,从解密到扩散,只需要一眨眼的工夫。

几人说着说着,就聊到了这个热门话题。汽车人与霸天虎的争斗角逐,虽然媒体播报坊间舆论早已分析得底朝天,但大家仍是乐此不疲地对此进行讨论,展开无穷无尽的脑补。山姆假装消息落伍,不管其他人说什么,他都作出一脸惊讶难以置信的表情。毕竟,眼皮底下就有一位汽车人,正一声不吭地把他们在场每个人的话全都听得一清二楚。

这时,忽然有位金发辣妹提问,“对了,你们有没有觉得擎天柱很性感?”

另一位栗发女孩尖叫,“天哪,当然!简直性感极了!”

话题从汽车人与霸天虎对战局把握能力与战斗力解析陡然转向,从擎天柱的身高体型说到外形配色,甚至大胆猜测深度剖析他的性格特征,期间不时有姑娘小伙从手机里调出照片视频来加以佐证。大家聊得热火朝天,曾经坐在山姆前排的男生满脸通红,亢奋地在车前盖上砸了一拳头,“真他妈想给擎天柱生孩子!”

山姆脚里一软,手掌心摸到车窗热乎乎地,大黄蜂分明也有点沉不住气了。他努力试图转移话题,无奈大伙都不领情,关于“擎天柱是否符合地球最佳择偶标准”的讨论仍处于白热化阶段。

这时终于有人觉察到屁股底下的小黄车有点不对劲,“怎么回事,车前盖上好烫。”

山姆干咳一声,“我的车散热有点问题,呃,我送它去店里修一下。”说着在车身上轻拍了拍以作安抚,几步上了车,一把关了车门,手心里都是汗,心想,也难怪大黄蜂生气,连我都听得尴尬死了。他一点也不怪大黄蜂打乱了他的聚会活动,事实上,他觉得他这位感性的汽车人朋友没有浇那帮家伙一脸汽油,已经是难得的成熟冷静了。

他调转车头,往公园门口方向去,语速很快地说道,“哥们你很棒,你知道吗,真的很棒,擎天柱也是。我是说,他们就爱谈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真不知脑子里装了什么,你别往心里去。”

大黄蜂不说话,在公园门口一个急停,开了车门,示意山姆下去。山姆又安慰了几句,试图挽回大黄蜂糟糕的情绪,对方还是不吭声,连广播里也一片寂静。他熟知这位汽车人的执拗,只好下了车,没等他再嘱咐两句什么,金灿灿的科迈罗跑车已轰隆驶出很远,眨眼就消失在川流不息的街口。

大黄蜂心里乱糟糟地,难受极了。不是因为自己放弃热闹的聚会,而是刚才那些年轻人类的交谈议论,给他心里注入一种前所未有的情绪。

他不需要调动数据库就能清晰地在脑中映射出擎天柱的模样,威武挺拔,英勇不凡——这都是刚才那些人类所用的形容,他们说得一点没错。整个塞伯坦星再也找不出比他这位大哥更优秀的汽车人。不,不止是优秀,是伟大。他的数据库里储存着大哥所有英雄事迹,这些他早就知道,不然,自己为什么对他心悦诚服,甘愿追随他在各星系间出生入死。

可为什么心里会有那种奇怪而陌生的情绪呢。他一路想着,来到郊外的安琪修车厂,那是一座废弃的厂房,是汽车人的秘密联络点之一。汽车人平时散落在各地,联络也多靠讯息传送,如无必要,很少在这里聚集。此时的大黄蜂需要这样一处安静的地方来琢磨自己的心事。

不知算巧还是不巧,擎天柱也来了。他原本准备出一趟远门,所以来取自己存放在厂里的拖车,一进大门,就看见那辆再熟悉不过的科迈罗跑车孤零零地停在角落里,引擎熄了火,车灯也没打开,看上去怪招人疼的。

擎天柱不急着变回人形,仍维持着卡车形态,慢慢地靠近过去。黄色跑车仍然静静停在原地,看上去一点生气也没有。卡车开近它跟前,车前灯闪了闪。跑车慢吞吞地启动了引擎,往后倒退了几十公分。卡车耐心地往前挨近,跑车继续倒退。直到卡车嘀了一声,跑车这才不情愿地刹车停下,却还是不吭声,小广播里沙沙地。

擎天柱很欣赏大黄蜂,他亲密无间的汽车人兄弟,虽然年轻,但总能胜任自己托付的各种任务,可靠勇敢,值得信赖,只是有时自己弄不大懂他在想什么。

他想起曾经从地球互联网上学到过的一个词——代沟。

对于自己的兄弟,擎天柱向来充满耐心,愿意与其敞开心扉交流,开解他们的烦忧挂虑。于是卡车又嘀了一下。

小广播里的沙沙声停了。一阵利落的机械响动过后,大黄蜂变回人形,坐在一旁的储物箱上,左右晃了晃脑袋,继续播着小广播,“你好,你好,这里有点问题。”

擎天柱也随即恢复高大人形,站在他面前,“遇到什么烦恼了吗?”

小广播又沙沙了一阵,播放道,“你是了不起的英雄。”

“关掉广播。”

大黄蜂抬头看他,蓝色的眼睛和擎天柱一样深湛,只是在后者看来,莫名多了些无辜的委屈,有点像地球上一种很受欢迎的哺乳动物,犬。

大黄蜂眼中映出汽车人首领的影像,坚毅刚硬的脸庞,身上每一块机械件都闪耀着星芒,还有那红蓝相缀的火焰纹样……天,大黄蜂想,大哥真是个有魅力的汽车人,而且他的领袖气质和英勇壮举更加强化了这种魅力。

大黄蜂关掉广播,用自己刚修好的声带发声道,“大哥,我今天听人类聊天,他们都说你很性感。”

“什么叫性感?”

大黄蜂想了想,“就是说你很英俊。”

擎天柱丝毫不以为意,“我们塞伯坦星从不以貌取人,只看重每个人的品质与能力。大黄蜂,你要牢记这一点。”

看他的大哥一点也没有对自身魅力的察觉,还在这儿一本正经地教育自己,大黄蜂没来由地急了,脱口而出,“他们还想给你生孩子!”

“生孩子?给我?”擎天柱重复了一遍,有些疑惑。他知道人类有着极其丰富的语言词汇,并且扩容更新速度很快,只是他最近太忙,无暇去互联网上补充新资讯。根据之前的知识积累,他初步判断这是一种表达喜爱情绪的新兴说法。

“大黄蜂,不用担心生孩子的事。人类是一种情感复杂的物种,你不必——”

不待擎天柱说完,大黄蜂急急地打断他说道,“我知道人类是什么样,只是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山姆有喜欢的女孩子,我为他高兴,还愿意帮他;可当我听到那么多人喜欢你,想做你的男朋友和女朋友,我就不开心,不管他们是不是塞伯坦星人。”

擎天柱好像听懂了,但又好像更加不懂。“大黄蜂,我们是战士。”

大黄蜂坐着一动不动,脑袋低垂着,沉默以对。

擎天柱望着大黄蜂,那双与自己一样深湛的蓝眼此时笼上了一层落寞之色,鬼使神差地说,“而你是最英俊的战士。”


 

评论

热度(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