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_uri

【维勇】且听风吟(五十五)(正文完)

大家好我叫中栗旬:

ABO养父子梗
完结啦!


勇利醒过来的时候,全身疼的跟被人吊起来打了三天三夜一样,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形容,毕竟他也没真的被吊起来打过,不如说是像被维克托干了一天一宿?
勇利满脑子跑火车,下意识的清了清嗓子,披集第一个听见了他的声音,一个激灵看向他,大喊了一声“勇利醒了!”
克里斯紧接着也是一声惊呼“勇利醒了?!”
“勇利醒了!”这声大概是美奈子老师。
勇利觉得这个场面有点像看电视剧里古代娘娘早上起床的样子,喊一声不就行了,为啥非得一人叫一遍。
紧接着就有一阵风卷向了自己。
“勇利!”维克托一个趔趄就扑跪在了自己床边。
“……我醒了。”勇利调笑道。
“真是可惜了。”克里斯笑着说,“你昏过去的也太快了,都没见到维克托站在产房门口捂着脸大哭的蠢样子。”
就着维克托的手在喝水的勇利一愣,猛的坐了起来,“爱丽丝呢?!”
维克托看着他,眨了眨眼睛,合着他才想起来自己疼了一整天生下来的孩子。
“走,我带你去看她。”维克托扶着勇利坐上轮椅,推着他进入育婴室。
勇利看着攥着拳头还在睡的爱丽丝,嘴一扁,欲哭无泪的瞅向维克托,“……她咋这么丑?!”
维克托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小孩刚出生皱皱巴巴的确实不怎么好看,不过自家孩子维克托也不怎么计较,反倒是勇利心理防线先一步崩溃了。
“你长的这么好看,难道是因为我??”勇利用手指戳了戳爱丽丝的小脸,怎么想也想不通维克托的孩子怎么能丑成这样。
“小孩刚出生都是这样的,过几天长开了就好了。”维克托安慰道。
爱丽丝被勇利这么一戳,慢悠悠的醒了过来,张开了眼睛,勇利看到她的眼睛的一瞬间,心狠狠地动了一下,她的发色是浅一点的栗色,看上去更像勇利一点,然而眼睛却和维克托那个干净剔透的蓝眼睛一模一样,勇利竟然有一点维克托在看着自己的错觉。
爱丽丝醒了也不哭,就用她蓝色的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勇利,然后把目光移向维克托,浅浅的笑起来。
勇利顿时有点不乐意,往旁边移了移踮起脚用自己的脸挡住维克托,爱丽丝立刻换回了原来的冷漠脸,勇利歪头露出维克托,爱丽丝瞬间就露出了笑脸。
“这什么意思!!”勇利回身捶了维克托两拳,“明明做胎教的都是我,为什么她反倒跟你这么亲!我就睡了一天她怎么就叛变了!!”
勇利的拳头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说是撒气更像是撒娇,维克托顺了顺勇利的毛,挑挑眉毛笑道,“随你呗,从小就看脸。”
勇利愣了愣,这话说的他有点无言以对。
“勇利,看你疼成那个样子,我真是吓坏了……”维克托用嘴唇摩擦着勇利的耳根,伸手环住勇利,“这是我人生第一次什么都不能为你做。”
“谁说的。”勇利笑了一声,用手指摸了一下维克托肩膀被自己咬伤的地方,“你这不是替我承担了一部分的疼吗,这里还疼不疼了,好像出血了。”
“其实更用力一点也行。”维克托也笑了,“勇利,我总以为我已经爱你到极点了,但是我错了,你总能让我更爱你。”
“别肉麻了。”勇利一把拉下维克托的头亲吻上了他怀念了很久的唇,两人正情深意浓准备更深入的升华一下这个吻,结果爱丽丝嘴一撇,放声大哭了起来,扑棱着手脚满床打滚,勇利甚至怀疑要不是她还是个新生儿没有力气,她都要扑过来拧自己了。
果不其然自己一放开维克托爱丽丝就不哭了,这话说给披集他们听,克里斯当场说了一句让勇利无话可说的话,“姓胜生的都是维克托厨。”
“哼哼。”勇利吸溜着红糖水冷笑了两声,“维恰爸爸,这回亲女儿我希望你不要再出手了。”
维克托苦笑了一下,“你能不能不要把我说的听起来这么变态……”
克里斯一众表示醋味好大,溜了溜了。
见碍事的人都走了,维克托突然来精神了,“嗖”的窜到勇利旁边,贱兮兮的问,“你是吃我的醋,还是吃爱丽丝的醋。”
勇利心情很差的横了他一眼,“总之我不许她叫你维恰爸爸!”
“保证不让她这么叫。”维克托先生立刻发誓。
勇利这才心情好一点,眼珠子转了转,凑到维克托身上小声说,“维恰爸爸,别人都走了……”
维克托一脸正直的回答,“医生说你还没恢复好,下面还能过人头呢。”
“离我远点!”勇利哀嚎一声推开维克托,一头扎进了被子里。
都说年轻人恢复的快,维克托深觉此话不虚,明明生的时候气喘的有一口没一口,跟要秒秒钟背过气去一样,没过几天就能上蹿下跳的抱着爱丽丝出院了。
果然Omega和Beta就是不一样啊……以前队里米拉生完孩子就没这么溜,都修养了好一阵了还虚的跟什么似的,勇利这会儿不说能冲上冰场来两个四周跳,不过维克托看着估计来个3A是差不多了。
勇利出于不希望爱丽丝以后缠着维克托的念头,天天抱着她给她唱“世上只有爸爸好”,后来发现维克托才是真.爸爸,于是改唱了“世上只有勇利爸爸好”,也不管押不押韵。
爱丽丝长开了之后,果然没辜负勇利的期望,皮肤越来越白不说,脸也好看了起来,平时一动不动的往床上一躺跟个洋娃娃似的,看的勇利天天母爱泛滥抱着亲个没完,亲的爱丽丝一脸嫌弃,伸手使劲的冲维克托叫,勇利才肯一脸黑气的放开爱丽丝,转头扑进维克托的怀里,还很幼稚的冲爱丽丝一个劲挑衅的笑。
维克托天天就活在哄完女儿哄丈夫的无限循环中,哀叹说好的天伦之乐呢,都是骗人的。
“勇利帮我看一下锅,汤别溢出来。”维克托抱着爱丽丝站在院子里,冲在廊下练习点跳的勇利喊了一声。
又是一年四月了,维克托有点恍惚的抬起头看向院子里准时开了花的樱花树,这个场景和当年一模一样,只是心情不像十四年前那么沉重了。
“爱丽丝。”维克托拍了拍怀里的女儿,指向当初勇利坐着的地方,“十四年前,我就是在这个地方认识勇利爸爸的。”
爱丽丝听不懂维克托在说什么,嘴里咿咿呀呀的叫着看向维克托指着的地方,维克托怀念的走过去摸了摸勇利坐过的那个台阶,“他就坐在这里,小小的一只,不哭也不闹。”
那时自己还安慰刚失去父母的他,总有人在爱着他,可是自己当时完全没有想到,和他纠缠了这么多年的人,竟然会是自己。
自己20岁的时候收养了勇利,结果勇利在他20岁的时候也拥有了自己和他的孩子,是不是有点命中注定的感觉呢,维克托扬起头勾起了嘴角。
“在干什么?饭已经盛好了。”勇利拿着奶瓶走过来,用脸试了试温度塞进爱丽丝的嘴里。
维克托放下爱丽丝,深吸一口气,轻轻松松的站起来走到樱花树下,用手感受着指隙间流动着的温和的风,维克托像是想起什么有趣的事一般,微垂下眼睛,轻轻的笑起来。
勇利抱着爱丽丝站在台阶上看着维克托,觉得这个场景有点似曾相识。
维克托如同记忆里一样回过身来,用他湛蓝色的眼睛注视着自己,然后笑着伸出手来,问出了改变了他们两个一生的那句话。
“勇利,要不要跟我走。”
仿佛一切都没有变过。
这一年,维克托34岁,勇利20岁。


END
最后一章写的有点慢是因为实在是有点舍不得,电脑没在身边,用手机码的字排版惯例有点诡异,不过考虑是最后一章了还请大家包容一下😂
番外还在码,不要着急。
下一本我想写牛郎维和白领勇,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兴趣
感谢一直支持我的小天使们♡


感谢看到这里的人。

评论

热度(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