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_uri

【狗崽】《婚后恋•四十二》

魏大喷:

婚后恋 四十二
阴阳师手游 大天狗X妖狐
OOC 不喜勿入


大天狗突然觉得自己不是很能接受这种狐族的审美,当然,妖狐无论是穿什么都是最美丽的,这一点不容置疑。


他一下车就见到了大宅外面耸立着的巨大水晶雕塑,雕的自然是美艳绝伦的玉藻前大人的兽型。一只线条流畅的狐狸妖娆地俯卧着,眼睛是由拳头般大小的红宝石镶嵌其中做成,爪子下踩着无数的翡翠玛瑙装饰的王座。乍看上去,就像KTV里的镭射灯成了精。


雪女淡定地摸出一副墨镜带上。


妖狐下意识地走到雕塑前面,刚想要下跪行礼就被大天狗扶住。


“……”


看出他的不解,妖狐张口解释之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行不行礼都无所谓,于是摇了摇头。


“没什么,走吧。”


一进大门,前面出现的就是一条长长的石板路,两侧种着高大茂密的树从。路上没有其他的人,显得略微有点奇怪。


雪女冷漠地跟在后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微型相机开始拍照,打算回去之后和QQ群高层共享。
毕竟是老板娘与头号死敌的正面对战,虽然不能直播,但事后揣摩研究也可以来一发!


“……你以前就住在这里?”大天狗粗粗看了眼周围的建筑,有点好奇媳妇小时候的生活。


妖狐随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发现那是一小片熟悉的外表还算华丽的公寓。虽然已经离开了十几年,公寓的外部颜色已经有点脏脏的感觉,但整体构造还是保留着原来的样子。连屋顶上的那些迎春花都仿佛没有变过。


“是啊,就是那个……”妖狐把重心移到左腿上,稍微踮起脚指着最右边的最小的那处浅灰色的房子,“如果门锁没换的话,我没准还能带你进去参观一下。”


“……好。”大天狗心生不悦,看来需要向玉藻前好好聊一下。明明那么多舒适的住所,偏偏给妖狐安排在了那所最不起眼的地方。


“瞧你这脸色,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大人你了呢。”妖狐明白他在计较些什么,轻声笑着打趣道,“大过年的,万一那些长辈们不给我压岁钱了,全就怪你。”


“……”大天狗被他提醒,从西装内侧口袋里那处一个红包,塞到妖狐手里。脸上的表情还是没有表情。


能够想到给媳妇压岁钱,简直老天开眼让他开窍了一回。


妖狐摸了摸,面上丝毫不见惊讶的意思,挑了挑眉:“给我的……这么薄?”


臭狗子比自己大那么多,应该给个非常厚的才对。
而且小生还是你的男朋友呢。


“……回家再给你补。”实在不行就把私房钱也交出去。


“这还差不多。”妖狐满意地拆开瞄了一眼,发现里面是张一眼看上去数不清有多少个零的支票,有点埋怨他的大男子主义和直男思想之外,还凑过去在大天狗脸上亲了一口。


“……?”


“不用补了,再补的话我怕你把公司变卖出去。”他的眼睛弯弯,里面有细碎的星辰在闪烁,笑起来的样子勾人极了。


“……不会的。”这个时候居然还在认真回答问题的大天狗大人简直是个智障,除了在床上,其他时候完全听不懂媳妇话里的深意。


媳妇笑着看向你,就是让你亲他啊!
情商零分不解释!


依旧在身后兢兢业业作为保镖和秘书,另外兼职情感顾问的雪女已经翻了不知道多少个白眼。甚至还想过是不是可以放弃和总裁大人的亲戚关系。


有这么笨的表哥实在是太丢人。


狸狐还是装模作样拿着酒杯站在门口,一边和同族的小姐姐们交谈着,一边朝着妖狐夫夫点了点头。看上去真是既斯文有绅士,非常能引起人的好感。


狐狸精,不要脸。
妖狐瞬间就挺直了脊背,脸上挂上了丰神俊朗应有的神态,每步都迈地那样优雅。如果忽略旁边狂霸酷炫拽的大天狗大人,那么绝对是本场最有魅力的男士。


“可算来了,我都站在这里有二十分钟了。”狸狐亲切地说道,听上去像是与他们关系不错。


“不是说了不用等了吗,哥。”妖狐掐了一下大天狗,让他什么都不要说。不过即使他没有表示,总裁大人也完全不想开口。“早知道就在让司机开快点了。”


“走吧,大人差不多该宣布开场了。”狸狐笑意满满地伸手去揽妖狐的肩膀,动作迅速,却还是在接触到之前被大天狗拦住。


“放手。”他声线冷硬,引来一片小姐姐的议论。毫无意外都是在说“大人好帅声音好好听·好羡慕妖狐·不过我们好姐妹一场应该祝福他·大人会不会像小报上说的那样给我们发钱啊”这类的话。


看来并不是所有的狐狸都像正在交锋的这两位一样,心机十足还心胸狭隘。
我们狐族的小姐姐都是美艳不可方物还天真善良的好吗!
虽然我们都是双鱼座!
但是一点都不绿茶婊!
我们还给妖狐准备了欢迎仪式,打算把最近买的漂亮的口红拿来共享!


狸狐脸色完全看不见尴尬的神态,把酒杯放到一旁的招待桌上,在前面带路。走下来有不少人来向他问好,有一部分可能出于真心,但更多的还是窥探到了玉藻前大人的一丝想法。


“我要离开一下,去准备开场的事情。”狸狐走到整个大厅的中央部分,突然转过身来对他们说道,“两位可以随便逛逛,还有大概……十分钟就要开始了。”


“谢谢。”妖狐的笑容完美无缺地展示了社交礼仪,即使心中满满的都是“显摆什么·不就是做个主持吗·长得那么丑还敢出来·臭不要脸·呸呸呸”。


大天狗一直跟在后面充当背景板,看上去就像一个冷漠寡言的保镖。妖狐带着他去不远处的桌子上拿了些饮品,又溜到柱子后边躲过那些形形色色的视线。期间他的胳膊一直挽住大天狗,还特意把身子几乎贴在总裁大人身上,摆明了对那些仰慕觊觎的目光的蔑视。


看什么看!
玉藻前大人不是教过“不是你的就别看”吗!


“……”大天狗看了眼妖狐,胳膊被勒得有点疼,所以主动抽出手直接揽住了媳妇的肩膀。


身高差真的是一种非常棒的萌点。


“……先说好,没有我的同意,你不许看其他狐狸超过三秒。”语气可正经。


“嗯。”大天狗想笑,却只是上挑了几不可见的弧度,“我只看你。”


“这还差不多。”妖狐抿了一口香槟,耳朵抖了抖,时刻注意着周边准备过来搭讪的族人。


结果看见了姐妹团。
卧槽你们都去打玻尿酸了吗,为什么越长越嫩!
妖狐淡淡地被震惊了一下。


见他看过来,小姐姐们彼此簇拥着走过来,推推搡搡地站成了半个圈,把夫夫俩围在中间。


“姐姐们,好久不见了。”妖狐首先开口,语气里还是一贯使用的调笑。


他这一说话,小姐姐们又找回了当年的感觉,仿佛还是那只能在手心里躺着的带点紫色的白毛小狐狸,又或者是拿着纸扇能给他们画出最漂亮妖纹的少年。回忆杀的力量太够强大,以致于感情丰富的双鱼座小姐姐都拿出了手帕,准备掉眼泪了。


“一晃眼你都离开这么多年了,之前你结婚我们都没去参加。”身穿红衣,气质与三尾相似的一位金色大波浪姐姐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妖狐的脑袋。


其他人也开始附和着感慨了起来,大天狗把妖狐又往自己这边带了带,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虽然好像他看起来从来没有高兴过。


“所以姐姐们是打算现在给我补上新婚礼物吗?”他笑嘻嘻地拍掉大天狗的手,和女孩子们开始商量,礼物的话送阿玛尼还是迪奥,是送口红还是眼影比较实用。


大天狗:明明刚才还非常吃醋怕我被别人勾搭。
大天狗:结果现在却挤到女人堆里。


一定要给现在情商飙升的总裁大人点个赞。


狸狐拍话筒准备说词的时候,妖狐正在和大天狗争论“是丈夫重要还是小姐姐重要”这个话题,眼看着就要把他说服,结果却被死对头吸引去了注意。


狸狐对着那边的某个人点了下头,他脚下的台子开始缓缓上升。同时也响起了舒缓的轻音乐。


“虚伪。”金色大波浪姐姐吹了吹艳红色指甲,哼了一声,“装模作样的家伙。”


妖狐非常兴奋地转过头去看她,显然是十分认同这个说法。于是为“小姐姐更加重要”的论点又增加了一条论据。


狸狐的开场做得非常简洁,事实上也不用说太多,因为根本没什么人愿意听长篇累牍的言论。在场的大多数人都不愿留在这里。大过年的,谁要和那些婊里婊气的家伙们待在一起,出去蹦个迪喝个酒约个小姐姐小哥哥那才叫幸福。狐狸的家族永远都少不了纷争。如果不是家主要求,估计没什么人会来这个专门用来集会的地方。


于是到了开饭的时候,留下的也就只有四十多位。这其中还包括了不得不出场的长老十位。即使是家主就坐在那边,也还是非常不羁地跑出去和美人们约会。


狐狸真的是一种……的生物。


正中间的圆桌聚集了狐族有地位有权势的人物,出于对大天狗的尊重,玉藻前同意了狸狐提出的“将妖狐的位置挪到主桌”的建议。作为这场家族聚会的负责人,狸狐一开始自然把敌人安排在了最偏僻的角落。


玉藻前坐在主位,慵懒的样子和时常性的眯眼让她看上去永远一副睡不醒的样子,就像欧洲那些曾经联谊过的血族,所有的时间全都用来勾搭美人和睡觉。偶尔有时候会在镜子前面画三个小时的妆。两个种族的相似点真的非常的多,或许八百年前是一家子。除此之外的那些长老也都非常年轻貌美,个个都是网红脸大浓妆,同一个家族同一个医院同一个医生,不同的地方只有衣服和唇色。真正达到了家族大和谐。


大天狗比平时的脸色要阴一些,妖狐也同样摆出了“呵呵”的表情。在听到玉藻前随随便便就附和了“那就给妖狐吧”这样暗含别意的想法,所有的狐狸都明白了家主的意思。


他们刚才讨论的只是一个每年都会发生很多次的问题。在风流成性又不甚有责任心的家族内部,确实会有不少被遗弃的小孩子被丢在大门处的雕塑下面,所有人都不会担心孩子会有安全问题,有家族作为最后一道保障,他们完全可以放飞自我不必考虑不戴套的后果。


今年的小崽子们都被那些充满母爱的族人分得七七八八,玉藻前今年因为一些事情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照顾这些小孩,于是在吃饭途中提到要将这些“任务”交给自己看好的后辈。


“我恐怕是要被排除在外了,”狸狐放下了筷子,说道,“明年公司给我安排了不少工作,应该没有时间。不过妖狐和大天狗大人这种关系,应该会很想要一个孩子。”


听起来极其合情合理。


不过从狸狐嘴里说出来的话一定有问题。抱着这样的想法,妖狐立马抢在玉藻前之前开口拒绝。


“可是我和大天狗大人也非常忙,”他面上带笑,眼里的寒意直直向狸狐射去,“而且我年后就要进组,这是夜导的电影,可不能马虎。”


大天狗默默给媳妇添了杯酒,静静的作为围观群众不插手两只狐狸之间的战争。妖狐之前反复提点过他,想用自己的力量打败死敌,不要主动介入他和狸狐,否则就去睡书房。
实在是最残酷的惩罚,没有之一。


“可是你和大天狗大人现在这样……怕是需要孩子来调剂一下生活。”狸狐用着关切的眼神说道,藏在桌布下的手狠狠地握了下拳,明明早就定下是妖狐结果自己还去试镜,这种事情的确可以作为他的污点。


在场的人看好这段婚姻的也是少数。不像是网友粉丝那样,看到微博上的秀恩爱照片就认为什么天作之合,毕竟当初结婚时的仓促就好像在说明着这是一场联姻。况且大天狗大人是出了名的冷漠,妖狐又是那样的性格,两个人生活在一起的确是颇为违和。如果能有一个孩子的话,看上去就应该不那么突兀,也就能让这段关系保持地长久一些,对于狐族来说是件不可多得的好事。


长老们暗中交换了下眼神,默契度堪称完美。


妖狐皱了下眉,把这份感情坐实之后,他就很不喜欢看到什么恶意揣测的句子。在他的微博下面永远都有那些偏激的人在攻击,明明很生气却不能还击的感觉简直非常愤怒。现在面对所有人质疑的想法,他实在是想让狗子把他们全都卷上天。


“我们的生活很好,谢谢关心。”他不冷不淡地说了句,深呼吸了一下,拿起了酒杯。


“我们都是为了你好。”狸狐的语气很是真诚,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眼睛里同样回报了嚣张,“前辈们觉得呢?”


长老们找到了合适的切入点来插入这个话题,也都纷纷开始表达同样的观点。七嘴八舌围攻的样子都可以上北美吐槽,完全可以起个题目《我的三姑六婆十二表叔催着我要孩子》,一点都不为过。


大天狗身边的温度越来越低,那些话中道德绑架的意味分外严重,有些甚至不合情理打破三观。“家族养育了你,你现在居然不为家族奉献”“吃里扒外”“要是不收养这个孩子,现在就走出这个大门,永远都不要再回来”,这种令人怒火中烧的话语听在耳里,大天狗刚要站起表示态度,却被妖狐按住手臂。


他小幅度地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冲动。
他离开家族独自打拼,多年都没回来过几趟的的原因,除了嫉妒家主从未放在他身上的目光,也在于这些不分青红皂白就开始数落的长老。小时候就听惯的语句,现在听来虽是一样刺耳,但也逐渐地习惯。反正自己基本上已经脱离家族的庇护,而且还有大天狗这个坚实的后盾,他倒是想要看看,这出专门为自己设计的大戏,唱的究竟是哪一个曲牌。


玉藻前用着从未换过的懒散状态,倚在扶手上抬起眼睛,似是不甚惊讶面前上演的自己从未知晓的计划。


妖狐像是他们谈论的对象根本不是自己般,风轻云淡地给大天狗夹了一个卖相不错的虾仁。


过了几分钟,长老们见他丝毫反应都没有,也都纷纷停下了讨伐。有的休养生息打算再战一轮,有的看向玉藻前,想观察她的反应来窥探些什么,有的开始忌惮起大天狗,觉得刚才的言论没准会惹得大人不悦。场面一度陷入沉默。


“弟弟,你之前也很喜欢和族里的小崽子们一起玩,应该也是喜欢小孩的吧。”狸狐已经看了有一会儿了,这种借刀杀人虽不是很明智,却也没有什么能够错怪他的。他一向自以为是的手段便是如此,永远把不引火上身作为首先考虑的东西,借刀杀人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计谋。


“小孩子也是分为讨人喜欢和令人厌恶的,像那种满肚子坏水的有谁会愿意过多接触呢。”妖狐凉凉地刺了一句,意有所指。


“那不就正好么,这孩子前两天刚被玉藻前大人命名为彩狐,那天我也他见过一面,乖巧的很,”狸狐在空中划了两下,半空中浮现出小孩子不甚清楚的照片,精致可爱的脸上确实有着文静的样子,“喏,你看,你一定会很喜欢的。”


大天狗把目光也移了过去,不过还是没有什么外露的感情。


毕竟媳妇说过,不允许自己看别的狐狸超过三秒。


“……”妖狐沉默了一下,心中有万种辩解的话语却无法吐出。


这孩子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样子,在妖族世界里甚至连最基本的法术都不会,完全没有任何自保的能力。如果他不应下来,孩子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或许是被塞到某位不愿意接收的族人手里,生活中充斥着不待见与嫌恶,也可能还是会像自己一样,在众多小狐狸中努力争取家主的注意,只为了获得活下去的能力。但无论怎样,都不会比跟着自己更好。


但是,狸狐的表现明明就来者不善。这一点令他不得不忌惮并时时提防。


突然间,他感到自己的手被大天狗牵住,于是偏了头看去。


“不要担心。”大妖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安慰妖狐,“……还有我。”


他放低了声线,甩掉滑落到脸上的几根发丝,笑得轻巧又带着丝猖狂:“以后没准真的要靠你了,你可不许耍赖。”


“嗯。”


见他们旁若无人地开启了夫夫模式,狸狐不经意间流露了嘲笑的神态,虽只是一瞬,还是被玉藻前收在眼里。


“好了。”她开口,“今天真是让你看了不少笑话。”


她对着大天狗丢了句不甚真诚的抱歉,又说道:“不愿就罢了,再折腾下去……”


“大人,我答应了。”


“哦?那改天去办一下手续。”她虽用了疑问的语气,但毫无惊讶的神情,似是早就知道最终结果就同这样。


“正好,我这里就带着呢。”狸狐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恰恰就是收养的契约,这更让妖狐确定了阴谋论的正确性,“不如现在就签了吧,弟弟你以后那么忙,怕是没时间回来。”


“……”妖狐笑得比他还要华丽,“哥哥准备的真是充分。”


“因为我本以为你会非常高兴的接手,还想着带在身上能够省一些麻烦呢。”狸狐反击道,“谁知道却费了这么大的劲。”


“不过最后结果都是一样。”妖狐向大天狗伸了伸手,示意他拿出从不离身的笔,“不是吗?”


狸狐见他如此不放在心上,又暗暗记了一笔。还想到了没准妖狐一早就想答应,只是为了看他们像跳梁小丑般的拙劣表演才一直不松口。


看到“哥哥”的神色有异,妖狐毫不犹豫地签了字,仿佛技高一筹的那位真的是自己一般。


所以Jimmy老师真的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大师,能够在短短十几天内把妖狐的演技提升到这种程度。非常值得被包一个大红包。


双方使出的被用烂了的小把戏让玉藻前端起酒杯,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抿唇一笑。


啊,真有趣。



评论

热度(121)

  1. Y_uri魏大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