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_uri

【狗崽】《婚后恋•四十五》

魏大喷:

微博上发了誓,五一期间不更新就不玩游戏不剪视频,我真是用生命在捍卫游戏和剪辑。
本来是打算写成两章的……


——————————————


婚后恋 四十五
阴阳师手游 大天狗X妖狐
OOC 不喜勿入


在床上缓了两天之后,妖狐终于有力气爬起来准备半个月后的拍摄。刚背了两页剧本就拿出了手机刷微博,简直就像那些不良学生一样,学习一分钟玩耍两小时。


“我去上班了。”大天狗瘫着脸一如往常进行行程汇报,还在妖狐脸上亲了一口,不要脸的样子仿佛他不是妖狐卧床两天的凶手似的。


“知道了,”他一把推开想再亲一下的狗头,蛮横且不讲理地提出要求,“晚上买点海鲜回来,家里的吃完了。顺便再带几盅燕窝,我的皮肤都没以前那么好了。”一定是因为最近纵欲过度。


简直就是矜贵又奢侈的贵妇。


“嗯。”大天狗不依不饶地继续凑近,摆出一副“再亲一下否则我就不去上班了”的姿态,宛如荒川附了身。


“……”妖狐拿手指戳了戳他的头,半是无奈半是好笑,“大人现在可真不像一个令外界闻风丧胆的大妖。”


他把身子向前倾去,坏心眼取代了原本温馨祥和的亲吻,而是偏了角度,在大天狗脖颈上狠狠啃咬了一口,算是报了前天把他往死里操干的仇。


“嗯,去公司吧。记得不要拿创可贴遮住。”妖狐眼睛弯弯地露出个微笑,心情还算不错地摸了一把大天狗的胸肌后说道。


“……知道了。”大天狗也是宠他。不过这种小情趣在他看来根本无伤大雅,甚至都不值一提。相比于没有在一起时的冷眼相对,咬自己一口绝对算不上是生气。媳妇这种生物,就是要顺着的。


可怜妖狐的一片恶作剧之心完全没有被大天狗接收到,总裁大人天真地以为这是媳妇给的惩罚,目的是叫他下次不要那么索取无度。可在雪女和一路有幸参观到BOSS夫人种的草莓的员工眼里,这明明就是臭不要脸的秀恩爱!


而且还是那种说好一起到白头,你却偷偷焗了油的背叛感!
……不过这种秀恩爱非常应该再多来几波,光明正大在公司门口接吻也完全没有关系!
甚至我们还非常想看你们现场脱衣来一发!
刺激!


送走狗子,妖狐又过上了养尊处优的退休生活。磨磨唧唧洗了澡敷了面膜还修了指甲之后,他再也没有不去背剧本的理由。
生活简直不易,且背且珍惜。


趿拉着拖鞋生无可恋地走到书房,刚拿起厚重的剧本,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又有借口玩耍了!又给了这个世界一个光明的机会!


“崽崽,你现在在家吧。”神乐的语气听起来比平时正经许多。


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有一个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儿子放在婆婆那里寄养。本来说好在初一那天送回来,结果因为夫夫双双赖床而多留了两天。现在这个看上去除了麻烦没有一点其他标签的儿子,终于要求他来尽到所谓的义务了。


妖狐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能说出把孩子送回狐族这种话来。本来和大天狗刚确立关系没多久,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刻,哪里还能容得下一个孩子来参与他们的生活。况且他现在的状态就是“十八九岁的小明星,刚有了一点名气,急需优秀的资源来往上爬”。小孩这种东西实在是累赘。


神乐又继续说道:“崽崽,我还有大概十分钟到那边……你准备一下,我有些话要告诉你。”


听上去非常像你妈叫你全名,你却怎么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内心的惶恐无与伦比,好像心脏下一秒就能从嗓子眼跳出来似的。


“嗯,知道了。”妖狐小心翼翼的问道,“是关于彩狐的吗?”


“看来你也知道了。”神乐丝毫没有因为他的知情而惊讶,“你先好好想一下,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和大天狗都不会反对。”


和聪明的人对话就是省力。把话藏得太深,却无非是不想说出什么残忍的句子罢了。


妖狐手中的笔被他无意识地在纸上划了两道,没有丝毫意义的痕迹足以彰显主人心情的烦闷。他听到那边传来电话挂断的声音,嘀嘀连续不断,让外面的天气都带上了一丝阴霾。


今天,果然不是一个背剧本的好日子。
看来晚上夜叉打过来检查的时候,又只能敷衍过去了。


妖狐去厨房烧了一壶水,又从客厅的小几里拿出一罐茶叶,想了想又换成奶茶粉,冲了大半壶的奶茶。甜香的暖气释放出来,确实是适合这个季节的饮品。


门铃声响起的时候,妖狐还坐在沙发上发呆,手中捧着的奶茶都不再是滚烫的了。


“吃早饭了吗?”神乐抱着小狐狸进来,四下稍作打量,“狗子怎么这个时候还去上班,大过年的就他事情多,连陪媳妇都没时间。”


“公司里有一些急事要他过去,”妖狐看着小彩狐,顿了一下说道,“孩子我来抱吧,您去歇一会儿。”


“怎么,舍不得送回去了?打算放在身边养着?”


“……”妖狐笑了笑,“先进去再说吧。”


神乐把皮质手包放到沙发上,包上的金属亮片和外面温度一样寒冷的触感让她不禁叹了口气。


两人坐定,客套了几句后,神乐首先发话。


“我今天来,就是想听听你的想法,至于狗子么,他的决定和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关系。”神乐脸上没有什么不悦的表情,却依旧显得很是庄重。


“我知道您的意思,母亲。”他有着满肚子的话要表达,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只能沉默下来静静组织语言。


“他是个累赘,对吧。”


“无论是从哪方面来讲,都是这样的。”妖狐承认道,不禁望了一眼被他放到单人沙发上,不哭不闹,甚至没有丝毫反应的小彩狐。


“那你觉得,有小狐狸在,给你带来的好处多还是坏处多?”神乐像是不满意自己话中的直白,又说道,“你想过收养他之后要做哪些事情吗?”


“……”妖狐抿了唇角,沉默。他很少有这种被人盘问的状况,有些不耐的同时还有种被压抑的愤怒,在胸中暗暗地生长着。


“也难怪,你还小。”她轻飘飘下了结论,像是明白妖狐心中所想,又像是早就预料到会有这种结果,“孩子就放在你这里了,过两天让狗子送回去吧。”


“……”


他脑子里乱的要命,好像有个天平般在摇摆不定。左边放着对未来的恐惧,对狸狐设下圈套的恼怒,对即将担负如此之大的责任的不甘,对彩狐没有办法成长为出色妖怪的挫败;右边则是高高地堆起了同情和心软。


他从来都不是感性的动物,或者整个狐族基本看不到什么冲动行事的成员。如果有,那也早就成了地下的一抹亡魂。或许就像神乐大人说的那样,自己真的是年龄太小,没有接触过什么需要煎熬的岁月,才存有着略微柔软的内核。又或许是茫然于没有孩子作为联系枢纽,千百年后时候还能和大天狗保持这样的关系。天平左右晃动倾斜不定,无论落到哪边,他可能都会觉得自己之后一定会为现在的决定而后悔。


该怎么办呢。
该怎么办呢。


他又把目光放到了面无表情,眼睛里也毫无光彩的小彩狐身上。目前为止,他能看到这孩子身上的所有反应,都完全和孤独症十分贴切。这无疑增加了天平左端的重量,甚至是添了百斤的铁块般,压得他都有瞬间的窒息感。


“母亲,”妖狐不知自己露出的神态又多么复杂,“……能不能告诉我,如果收养它的话,需要做些什么?”


神乐似是赞扬似是反对地抬了抬眼:“我不会把这个请求当做你同意收养的信号,从理智上讲,我非常不赞同这件事情。”


“……嗯。”


“……我的见解在教育这方面可能不太正确,你听听就好,你要太过在意。狗子和咸鱼现在都有性格上的缺陷,或许和我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她自嘲地笑了笑,有点无奈,又有点愧疚。


“大天狗大人和荒川大人现在都很优秀,不是吗。”妖狐安慰道。


“还好,他们两个都有别人来操心,一个结婚了一个马上要结,也能叫我稍微宽心一点。”


“……”


“提他们两个缺心眼干什么。”神乐歪了歪头,脖颈处发出清脆的响声,“还是说说眼下这事吧。”


“嗯。”他有些紧张地往里坐了坐,目光低垂,做出倾听的姿态,又仿佛像是在思考些什么。


“我曾经拜读过一位优秀女性的著作,她在书里说过,‘你将培养而不是塑造,将决定他们的生长而不是决定他们的颜色’。”神乐脱下艳红色的高跟鞋,把腿蜷在宽大的羽绒服下,“这句话说得没错,可是我们面临的,是一个和我们处在不同世界的孩子。他身上有许多我们根本无法想象,也无法接触的地方……他没有办法表达思想,或许也从未想过要与人交流。他思维行事刻板僵化,对周围一切事物都极度冷漠。”


“……”妖狐虽然知道这些事实,但由别人嘴里说出来,还是显得那样刺耳。


“我昨天去请教了有名的医生,这是他的原话。”神乐说道,“万幸的是,他的脑部不仅没有缺陷,还有可能比我们都要发达。这或许可以成为治疗的切入口。”


“……”


“把他送到特殊的教育机构会比较合适,你也是这么想的,对吗?”


“……应该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不是吗?”妖狐从茶几上拿了两只新的马克杯,给他和神乐又倒了热奶茶,之前冷掉的已经没人再去理会。


“可是,你和狗子能够做到每天陪他一到两个小时吗?”神乐笑着摇了摇头,云淡风轻的样子像极了在劝说他及早放弃这个孩子,“就连我这种闲在家里的都不能保证,更别说日理万机的大天狗总裁,和事业正处在上升期的你了。”


“……”


“狗子从小就不是个有耐心的人,他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从来都是不加任何的容忍。直话直说,一两个星期,一两个月,三四年,这些我相信,你们或许能坚持下去。可是生命漫长到看不到未来,我有的时候都会想到,你和狗子感情破裂之后的样子。”神乐此时像极了一个情感博主,聊着陈年琐事般,语气里夹带了一丝惆怅,“很悲观的想法,是吧。”


对了,是的。
前面的路好像蒙上了一层黑暗。


妖狐像是被突然点醒。越是得到就越是患得患失,他终于明白自己在不安些什么。这个孩子的到来恰到好处地戳进了他的心脏,把他最为多疑最为多虑的一丁点阴霾释放出来。大天狗会不会某一天又交给他一张合同书,上面白纸黑字写着断绝关系,又或者是每日每日的冷淡相处磨光了曾经的激情。


难以想象,却让他不得不想。近乎偏执地去怀疑现在的美好生活,是不是某一天会被自己的不信任而破坏。神乐的想法和他内心深处的某些东西不谋而合,被压在心底然后被猛然戳中,让这点惶恐被骤然放大。


他……或许真的不信任自己能够对这份感情保持忠诚,一辈子。


“这还只是其中最省心的一方面,或许他还有暴力倾向,又或许还没有自我防卫意识。你们还要面对偶尔要和他在家里进行不止几千次的重复交流,用这几千次的努力去换取他的一点注意。”神乐柔和地说着残忍的话,眼中也带了一抹不舍,“所以我们都知道最好的处理方法是什么。”


“那么,你觉得呢。”神乐把手放在了妖狐的小臂上,拍了拍。


妖狐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应付这短暂的二十来分钟的,直到把神乐送出门后,他才发现自己脸上的笑容是有多么僵硬。


啊,演技还是不过关,婆婆应该也能看出自己的心情吧。
真是失败。


现在才十点十分左右,本应该对着剧本好好研读,他现在自然一点心情都没有。小彩狐还是保持着那个动作坐在沙发上,身上的衣服是神乐新买的,穿上去显得那张小脸精致了不少,依稀能看出几分美人坯子的味道。可淡漠的神态和瘦弱的身体让他与其他孩子决然不同。


“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哦对,你能听见。”


“……”


“……你多大了?”


“……”


“你现在饿吗?渴不渴?”


“……”


“我该说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你平时喜欢干什么?练习法术还是调戏小姐姐?”


“……”


他的尝试得到的依旧是沉默。小狐狸甚至都没有把视线从窗台上摆放的一只招财猫上移开,这种碰壁令他心里的无措和烦躁更为暴烈。


“……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被人……”他喃喃自语,收拾了桌子,又从冰箱里拿出果汁放在彩狐面前。争取让自己把小狐狸当成一个正常的孩子。


妖狐有些不知所措,他甚至不敢尝试去触碰这个孩子,生怕引起他丁点的不适。虽然刚才说着要把孩子先留下来几天,看看自己能不能适应这种为人父母的生活。但这才刚过去两三分钟,他的脑子已经成了一团浆糊,急需别人来告诉他下一步该做什么。


可是自己好像不认识这方面的心理医生……
妖狐皱着眉,又捋了捋头发,开始翻手机通讯录。


结果特么一个变态裸露狂就不请自来了。作为冲淡本章阴霾的一把好手,夜叉导演不辞辛苦且不畏严寒地,在今天这零下十几度的天气里,毅然决然地穿上了只有炎炎夏日才能露面的几根破布,堪堪能遮住重点部位地扭着胯,以三段式大笑的方式,站在门外宣告自己的到来。


九分不要脸。
少给一分,怕你骄傲。


“……你是专门算好了今天大天狗不在家才来的?”妖狐从显示器里看到那张浓妆艳抹的脸,质疑了一下他的审美标准后,翻了个白眼把门打开。


“所有人都知道,大天狗大人作为业界楷模,每年都是在公司里率领着一众员工集体加班跨年。”夜叉妖娆无比地倚在门框上,伸出手指点了点狐狸的额头,像极了怡红院的老鸨,“看来是你这个小妖精,把我们工作狂似的大人在床上多留了两天呢。”


字里行间都是“淫荡的狐狸不只是出了什么狐媚子招数·竟然把大天狗大人都能迷惑了去·真是讨打”的恶毒女配气质。


“没办法,小生就是如此有魅力。”妖狐笑着后退了步,放他进门。


“不过说实话,我是等到大天狗大人出门之后才敢上前。”夜叉猛地进入温暖的房间内,不禁打了个哆嗦,“结果看到神乐大人抱着个小孩来了。”


“……”


“怎么,看你这表情,不像是什么过年串门的亲戚家的小孩……”夜叉挑起一边的嘴角,稍微睁大了眼睛,满满都是戏谑,“难不成,是你和大天狗大人亲生的吗?”


“……需要我证明一下自己的性别吗。”妖狐无语地指了指门口的鞋架,“换上鞋赶紧进来,我正好有事情要你帮忙。”


“是不是又看不懂剧本了?也难怪,是本大爷修改的,世间少有能懂之人。”夜叉自我感觉良好地以一种不甚优美的姿势蹲下来穿拖鞋。


“……这回不是。”妖狐望了眼乖巧地有些令人心疼的小狐狸,“是一件比那个严重一百倍的事情。”


夜叉自然第一时间想到了各种关于“老公不举寂寞少妇包养小白脸”和“只需999,还你夜夜雄风”这种既龌龊又龌龊的东西。也不能怪他,毕竟这孩子从小就是从那样的环境中长大的,每天面对的都是蹦迪的小姐姐,十分幸福。


“我认识几个非常有名的男科主治医生,我把他们的名片微信分享给你。”夜叉刚换好拖鞋,就拿出手机一脸凝重的看向妖狐,“别说了,我懂。”


……你懂个屁。
妖狐暗暗地骂了句街。


“你这种态度很好,勇于面对疾病,不能讳疾忌医。顺便问一下,是你有问题还是大天狗大人……?”


“我们都很正常,至少比你强。”妖狐没好气地一脚踹过去,被身手矫健的夜导演轻松闪过,“跟你说正经的,不要闹。”


夜叉嬉皮笑脸地扑过去挂在他身上,像一只大号的打着马赛克的挂件:“到底是什么事比床上风流还重要,看你这脸色,好像下一秒就能哭出来似的。”


他本来还想再打趣几句,让此时有些莫名沉重的空气活跃起来,却在踏入客厅的那一瞬间就敏感地发现了有一个陌生的小妖怪。


“……?”夜叉半是惊恐半是复杂地露出种奇怪的表情,“你……你儿子?”


天呐昨天看的男男生子小说原来是写实巨著!
大狐狸生小狐狸什么的……
真的可以有啊!


“喏,如你所见。”妖狐仿佛精气神都被卸掉了一样,懒洋洋地瘫在沙发上,抬起眼睛瞥了他一眼,“就这孩子,我正在犹豫要不要收养它。”


“……”不是亲生的啊。
很令人失望。


夜叉摸着下巴咂了一下嘴,“为什么不要?这孩子长的多好看!”


“肤浅。”妖狐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他坐过来。两个人姿势几乎一样地盘着腿盯着小彩狐,好像对面那个小孩是最新出土的价值连城的文物。


“好像昨天跟我说,某个小姐姐长得真好看胸大腰细之类的那个人是你。”


“这两者没有任何关系,你快帮我出出主意,否则我这病还要在养上半个月,到时候开机也延迟……”


夜叉怒火中烧地拍了一下桌子,生动的表达出自己内心的愤怒,以及对于这种威胁方式的不屑:“收养!就这么决定了!开机那天请务必到场谢谢!”


做决定的速度非常风驰电掣大运摩托。


“坐下,你先听我把话说完。”他小小地叹了口气,还没有过这样令他纠结的事情发生过。他想了想,觉得当着小狐狸的面说这些不太好,即使他根本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周围的事物一丁点,决定还是先把夜叉叫到厨房,一边准备午饭一边开始讲述。


“……”妖狐把刷好的锅用纸吸干水后放在电磁炉上,“所以?”


“所以?”夜叉摇了摇头,对于面前这个瞬间回到那种十四岁女生,犹豫要不要去买一条贵的要命的裙子似的基友,夜导演不禁摆出一副无奈脸,还顺便偷偷拿了一大块刚炸好的鸡排。


他觉得妖狐现在的思虑基本上不必要。在他看来,那条精致漂亮的裙子的价格,在初中生眼里就一笔巨款,而对于上班族的他们来说,或许就是一顿下午茶的钱。


有的时候想得太多,才会烦恼。


“说得简单……到时候你来帮我照顾他?”妖狐咬着牙看锅里的热油迸溅出来,一边躲一边说道,“他可不是个普通的孩子。”


“为什么是我,我又不是那个叱咤风云能够目射霹雳脚踩祥云威武霸气的SSR总裁。”夜叉急忙向后退去,生怕油滴烫到他精心呵护的皮肤上。话里无所谓的语气并不像表面上那样随意,倒是很好的让妖狐开始考虑大天狗能在其中做出什么贡献。


妖狐张了张嘴,还是没能把心底深处的压抑讲给他听。只是又笑闹了几句,打算留他吃顿午饭。狗子刚才发短信说公司的事情比较繁重,不会回来陪他,有这么个自恋又不要脸的夜导演在一旁抽风,他没准还能心情好一点。


夜叉因为“捣乱还偷吃”的重大罪名而被赶出厨房,只能无所事事地开始参观夫夫的房子。在第四次赞美了妖狐的衣柜之后,他终于成功地把一条缀满珍珠的丝巾成功要到了手,可见这人的品味实在和某只火鸡有的一拼。


在焦急的等待午饭的过程中,夜叉又回到了客厅开始仔细观察这个“不一般”的孩子。外表看上去只是比平常的小孩沉默寡言了一点,但是眼睛里的死水像是不知深浅的幽潭,叫人无法触碰到想法。


“你要是闲的没事就跟他说说话,免得你们两个都无聊。”妖狐从厨房里探出了个头,像极了老妈子。


“贤惠的狐狸真是操碎了心,看你这样子是想收养了。”夜叉拉长了声音用着奇怪的歌唱腔调说道,又哼着不知名的小黄调子开始把小狐狸当做芭比娃娃,嘟囔着“饭怎么还没好·好饿·狐狸都喜欢吃鸡的传言原来是真的·你说妖狐平时和大天狗大人是不是非常甜蜜·肯定每日一啪·这个发型怎么样”。等妖狐好不容易端着菜出来时,就发现自己纠结的对象正在遭受某导演的摧残,顶着一头五颜六色的小辫子和没有丝毫表情的脸,继续老老实实地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中。


“……”


“看我给你儿子做的新造型!是不是非常炫酷?”


“请你现在马上从我家出去……”


“……”



评论

热度(139)

  1. Y_uri魏大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