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_uri

【狗崽】《婚后恋•四十三》

魏大喷:

婚后恋 四十三
阴阳师手游 大天狗X妖狐
OOC不喜勿入


狸狐好心地要带他们去见那个叫做彩狐的孩子,路上三人都没有什么言语交流,可明显就能看出那人心情的不错。


所以绝对有问题。
妖狐稍微有点在意。


手机又震动了一下。
之前在主桌上针锋相对的时候,他的手机就曾经被发了短信。但在那样的场合下,实在是不方便去看。妖狐非常懂得“走路的时候不能玩手机因为容易摔倒”的道理,于是挽着大天狗,顺便挂在他身上,然后解锁屏幕。


结果发现金发大波浪小姐姐给自己发了不下十条短信,内容全部都是“不要签字不要收养那个孩子”之类的。甚至有几条还超过了五百字的字数限制,一看就非常虔诚真挚。


作者极其羡慕这种文采,并且表示如果自己有这样的文字功底,那么一定不会卡文。
毕竟能把“不要签字”这么四个字扩写成八百字小作文,非常厉害。


“……?”大天狗扶了他一把,见他在认真的盯着手机,“有什么事?”


“是花药姐姐发的消息,劝咱们不要中了他的圈套。”妖狐没好气地斜了一眼走在前方的那个身影,眼里带了一丝不耐烦。他刚看到第二条,就已经知道了这个孩子本来是要寄养在狸狐名下的,可他不愿接受,所以才把这个包袱丢给别人。


“嗯。”大天狗说话的风格还是那么简洁。


“连句安慰的话都不会说,我怎么会看上你。”妖狐轻轻掐了一下他的手腕,无奈又带着笑意说道。


“是我不好,我会学。”


“看在你态度良好的份上,我就暂时不考虑和你离婚的事了。”他弯弯的眼睛表明完全没有收到短信的影响。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那么现在后悔也没有什么用,还不如好好面对。


“嗯。”


“你走慢点,我还有点疼。”


大天狗停下脚步,看了他几秒,直接把媳妇横抱起来。幸亏这里没什么人,否则一定会传出“啊啊啊啊好苏”这种话来。


“要是把我掉下去,你就……”他先是被惊了一下,接着非常自然地抱住大天狗的脖子,减轻了一些总裁大人的负担。威胁的语气里满满都是甜蜜和微弱的恼羞成怒。


“不会。”


真是时时不忘秀恩爱。
狸狐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全然没有丝毫不悦的情绪。


他们走的这条路非常偏僻,现在接近晚上十点,周围漆黑一片的情况下,两旁的树丛还在跟着风的频率震动树叶,如果不是有着狸狐和大天狗放出的乳白色光球用来照明,妖狐绝对不敢一个人来到这里。


“前面就到了,小心脚下。”狸狐说道,“我该回去向大人汇报工作了,再见。”


转身就走,竟是完全没有说什么讽刺的话,实在是难得的很。


“真是反常……啧。”妖狐扫视了周围,不远处有一座可以称得上是袖珍的房子,在天色的衬托下像是一座鬼屋。


大天狗也少见的皱了皱眉,如果那里就是小孩子的住所,那把他关进来的人简直太值得被好好教训一番。


“走吧。”他开口道,语气没了方才的平淡,“进去看看。”


屋内所有能够藏人的地方都被翻找过,不大的空间里就只有一张小床和一张桌子,空气的味道潮湿而又阴冷,还泛着浅浅的一股霉烂的酸味。妖狐忍着呕吐的感觉,终于在角落的一只纸箱子里发现了预料中的毛团子。


“……真瘦。”他把连眼睛都没睁开的小狐狸往怀里一塞,“赶紧出去,小生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地方了。”


完全没有照顾孩子经验的妖狐,一边在心里指责虐待小孩的狸狐,一边毫不客气地把小彩狐扔给任劳任怨兼职保姆的雪女。


雪女:……
雪女:表嫂这是你儿子。
雪女:……小小的一团,有点萌。


当然在她手里没捂几分钟,就被突然加持了父爱光环的表哥抢了过去。


大天狗: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大天狗:儿子儿子儿子儿子儿子儿子儿子儿子儿子儿子儿子儿子。


大天狗:……媳妇好像说过不让我看别的狐狸超过三秒钟。


嗯,即将开启的傻爸爸模式真的是十分令人期待。
应该马上把这个好消息报告给神乐。


“……”妖狐看着发愣的大天狗,觉得有点好笑,“要当爸爸的感觉怎么样?”


“……”大天狗把毛团子放在两人座位中间的空档里,又在上面盖了一条手帕。小小的狐狸可以放在掌心,毛色暗淡,有的地方还有些打结。没有睁开的眼睛让人不确定是在沉睡还是昏迷,看得人心疼极了。


“你儿子现在非常虚弱,还不赶快输点妖力给他?”妖狐源于狐族的本性,不愿亲近同性别的同类,但还是碰了碰小彩狐的头顶。


“知道了。”他说道,马上凝结出一个巨大的能量球。要是没有坐在后座一直乖乖装空气的雪女出言提醒,小彩狐可能就命丧此时享年十五周岁。


妖狐叹了口气,看到神色显然有些茫然的大天狗,不得不亲自示范如何在指尖流露出几丝妖力。


“学会了就给他顺顺毛吧,脏死了。”语气里带了几分嫌弃。


明明是只带毛的生物,居然不会自己舔毛,真是笨死了。
小生明明五岁的时候都会和狸狐打架了好吗。
现在的孩子真是……唉。


妖狐看了看手机电量,偷偷拍了几张毛团子。


高傲中带了矜持,还流露出了对鹅子的关爱。
感动到涕泗横流。


于是他们好不容易在十二点之前赶到家的时候,就发现一脸痴迷的神乐和荒川椒图两口子在门口静静地等待着他们。其实如果不是婆婆太丧心病狂,要求全家都来看看“刚出生”的小孙子,椒图还是很愿意同意荒川“回家跨年”的提议的。


“你们终于回来了!”神乐一看到那辆熟悉的黑色大奔,就非常迅速地冲了过去。甚至还用了一点被压箱底的阴阳师力量来加速。开车的妖狐差点没反应过来,否则大年三十晚上医院还得接受一位出车祸的病人。


妖狐眼皮有点撑不起来,却还是保持了一贯的微笑,说道:“您怎么这么晚来了,咱们先进去吧,外面……”


“风大”两个字还没说完,神乐就开始上下其手扒妖狐的衣服。眼中的光让大天狗都顿了一下,没及时制止母亲大人的行为。


“……不在你身上,”神乐突然把头转向大天狗,“交出来!”


……神乐大人您这个毛绒控有点严重,没准已经到了偏执的地步了。
确定不要去静注一支安定冷静一下?


大天狗把小彩狐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来,一动不动的小狐狸看上去就是一个刚从娃娃机里抓出来的毛绒玩具,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发蔫的氛围。神乐一脸怜惜地捧在手里,还没等总裁大人说话,就宛如一阵龙卷风呼啸离去。地上的落叶伴随着“借我照顾两天·崽崽晚安·反正你们工作忙·我这是为你们减轻负担”被卷起,在众人都非常无语的表情中悄然落下。


“……”椒图抬头看了看面容冷峻的荒川,扯了下他的手臂。两人交换了眼神,确定了彼此的意思。


“恭喜。”大天狗虽然不满母亲大人的行为,但还是没有追上去,反而转过身子对着椒图说了句。


“婚事定在哪天?”妖狐振奋了点精神,拉起妯娌的手有些八卦地问道,“要办西式的还是中式的,请客的人都选好了吗,婚房买了几套荒川大人这么土豪肯定不少于三套……”


椒图即使想严肃地说一些事情,也被他连珠炮似的盘问问到脸红。她话里吞吞吐吐,非常想捂着脸赶紧逃走:“没有,我们还没想这么多……”


“下个月三号,中式的,选好了,一套。”荒川拉过椒图的手握住,往身后带了带。虽然是自己的嫂子,但是风流的名声在外,实在不愿意让未婚妻和他进行过多的交流。


“……真是无趣。”妖狐低低地扭头说了一句,又侧着身子继续试图和小姐姐搭话,仗着有大天狗撑腰,根本不把SSR级的大妖放在眼里,“还有还有,既然是中式的,那么旗袍妆面都选好了吗?如果没有的话……”


结果大天狗也不是很愿意让媳妇和女孩子站在一起。这简直是伟大的时刻,因为一直相互嫌弃的两个兄弟终于在思想上达到了一致。


“简单说,”荒川在椒图面前一直表现得像个正常人,“你们的儿子好像有问题。”


“什么?”妖狐扒了扒狗子的手,试图挣开,未果。


“身体健康方面。”大天狗问道,因为儿子被抢走的冰冷表情因为担心而变了几分,“还是其他?”


“其他。我和椒图都感觉到了他的妖力波动有些异常,可能是精神方面有些问题。”荒川低头看了眼未婚妻,顺手帮她把头上的发钗整理了一下。


“……”夫夫两个都不是很愿意接受这个看上去真实度很高的事实。毕竟水生妖怪天生都有一种独特的预感能力,而且目前为止还没有得到错误的推断。况且这个孩子还是在狸狐的阴谋下才被送到妖狐这里,那么小彩狐有些疾病也是“理所应当”的。


“如果你们不想要这个孩子,还是早些把他放到收容所去。”荒川说道,全然不见即将丢弃一个小孩的负罪感。在妖的世界里,有缺陷的妖怪,即使是受到怎样的精心培养,也是不会长成厉害的妖怪。倒不如早早放弃。


实在是这个社会规则下最正常的现象之一。


看出妖狐的犹豫,大天狗暗中对荒川挥了挥手,示意他不要再提这个话题。


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之前椒图族群里的一条人鱼也生出一个天生有妖力缺陷的幼鱼,没有人看好它,甚至是它的母亲都赞同把它放到深海底部,相当于变相处死。没有潜力的孩子,哪怕是在当下这个略显和平的年代里,也是不会有好出路的。


椒图面上流露了复杂的神色,也轻轻拉了下荒川的手。主动的触碰让这位名副其实的痴汉心跳加快了不少,根本没心思去考虑哥嫂的难处,而是把未婚妻往怀里搂了搂。


“你们做决定吧,别忘了到时候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就行。”荒川勾唇笑了一下,满满都是忠犬吃到肉骨头的幸福,“记得一定要包8888勾玉的红包。”


“……妖狐,还是不要收留这个孩子了。”椒图临走前忍不住多嘴了一句,神态既同情又无奈,却还是做出了最理智的抉择。


“……”妖狐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不羁模样,“小姐姐这么关心小生,真是令小生倍感荣幸,要不今晚我们好好商量一下具体细节……”


荒川回头瞪了一眼大天狗,抱着椒图离开的步子快了一倍。


“荒川大人上辈子一定是专门拆人姻缘的妖怪。”妖狐笑嘻嘻地推着大天狗往屋里走,“小生累死了,赶紧回家洗洗睡了。”


大天狗也顺着他的意思,不再提这个问题。却转过身把正要往前走的妖狐抱了个满怀。


“怎么了呀?”妖狐看上去真的是困极了,声音也是没精打采的,或许只是为了逃避话题而装出来的。


“……没事。”大天狗沉默了一下,说道。


明明就是有什么事情。
还非要瞒着小生。


“说,”妖狐摸了把狗子的头发,觉得自己是在哄小孩一样,“不说就离婚哦。”


“我……给你准备了烟花。”


妖狐稍微睁大了眼睛,很是惊讶大天狗准备的这个惊喜。在他的意识里,狗子就是个一点浪漫细胞都没有的笨蛋,甚至连自己的调情都基本上不会发觉。不过能够想到在今天这个跨年的时候放烟花,还是有点开窍了的……吧。


“雪女教你的?”


“……嗯。”大天狗实话实说,却又想解释一下自己本来就想让媳妇高兴,只是不知道用什么方式,这才请教了表妹,“我想……”


妖狐踮了脚尖,轻轻碰了碰他略带冰凉触感的嘴唇。


“闭嘴。”他轻轻笑道,像是被暖春河水破开的坚冰融化,哗啦啦的滋润起所有干涸的情感,“现在,张嘴,我要亲你。”


简直就是霸道总裁狐。


当然,这份霸道只持续了不到十秒,就被更加有总裁气质的真总裁压了过去。


大天狗稍稍用力拽了他一把,让自己充当缓冲倚在墙上,两个人就在玄关开始亲昵,全然不管大门还敞开着。姿势对于妖狐来说极其有优势,但他现在心里只有让大天狗操干自己的想法。淫靡的水声浅浅传出,妖狐的那句话不知触动了大天狗的哪个开关,所有的行为和平时都不太一样,带了一点点疯狂和一点点不加克制。或许是正处在恋爱中,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心意,让这种亲密更加甜腻。


大天狗不满意他若有若无的挑逗,反身把妖狐抵在玄关墙壁,开始大开大合地索取。妖狐双手搭在大天狗的肩部,整个人被压得死死的,眼睛半闭着似是沉溺其中。大天狗开始在他脖子上种草莓,抬眼就能看到泛红的脖颈,耳朵里还能够听到狐狸急促的呼吸。


撩人得很。


“……轻点,”妖狐抬起一条腿轻轻蹭着他,抓着他稍长的发丝拉了下,“……别咬出印子。”


“……”大天狗长吸了几口气,抬起头轻啄着他的唇瓣,随即就后退两步,放开了媳妇。怎么看都是一副不打算继续的样子,真·急刹车。


“……”继续啊。


……你是不是不行了。
……有这种病要早治。


“该放烟花了。”他解释道,语气里完全都是要准时让媳妇看到惊喜的正经感觉。


妖狐没好气地掐了他一把,又凑上前挂在他身上,放缓了语调说道:“你觉得,烟花好看,还是小生好看?”


语气里满是性感的诱惑。


“还有三分钟,我去准备。”大天狗把妖狐被解了三颗扣子的衬衫系好,然后回卧室找了件带毛毛的貂,把媳妇裹好就亮出翅膀,直接飞到屋顶上,打算浪漫一把。


整套动作在一分钟内完成,妖狐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用来发火。
虽然心里的火山早就喷发地不成样子,甚至连脑子里也全都是岩浆。


“……不要动,马上就好了。”大天狗认真地抱着他,看了一眼手表,“……十秒钟倒计时。”


妖狐在他怀里扭了扭,觉得有点热。
肯定是因为生气,要不然就是貂的保暖效果太好。
才不是欲求不满的燥热。


“烟花是你选的?”妖狐决定先攒着火气,好言好语地让狗子过好这个年。


“嗯。”


“那万一我们今天回不来呢?”


“不会的。”


“你什么时候开始考虑……”


他说到一半,被大天狗倾身压过来堵住了下面半句。大天狗只是轻轻碰着他的唇,似乎是叫他少说些话,专心的欣赏自己为他准备的新年礼物。可是十秒的时间实在太短,妖狐在接吻的时间里已经听到了焰火炸开的声音。


巨大又渺小的声音响起,仿佛在耳边又好像在天边,和心脏的声音一起跳动。


“我爱你。”


两个人的唇贴在一起,妖狐都能感觉到大天狗说那三个字的时候嘴唇的动作。
真是卑鄙又狡诈。


妖狐拽着他的领带,狠狠地亲了上去。


“现在去卧室,别给我装你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他用尖牙咬了一下大天狗,“你不会连这种事情都……”


大天狗把他横抱起来,笑了一下。


“知道了。”

评论

热度(120)

  1. Y_uri魏大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