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_uri

【酒茨】 狂徒 chapter 8

客人4:

“准备如何?”通讯器里传来源博雅的声音。


白狼是第一个回答的,“一切就绪。”


晴明是第二个,“嗯。”


八百比丘尼放下了望远镜,拿起了通讯器,“诸位,九点钟方向,车队,九辆,距离你们还有五分钟距离。”


位于地下的安全避难所,与晴明同样相貌的孪生子无奈地在绑住自己的束缚椅上敲了敲手指。


“开始了。”


两分钟后,爆炸的轰鸣声在荒漠中响起,企图向这栋摇摇欲坠的废弃天文观测站前进的车队在埋伏的炸弹陷阱中陷入一片火海,飞沙走石撞在铁皮的墙上发出骇人的响声,然而紧接着,从火海中有人打响了枪,是信号弹。


直升机的轰鸣从远方的地平线传过来。


公共频道里传来八百比丘尼的声音,“二十架....这可真是下了血本,第一小队注意了,防空炮准备,机会只有一次。”


黑暗里,发号施令的女人从外面打开了门,对着门内的人露出了一个笑容。


“黑晴明先生。”


坐在唯一的椅子上的男人甚至还穿着研究员的防护服,与他的哥哥虽然有着相似的面容却是非常不同的氛围。


“确实是下了血本啊,”他感叹道,“以诱饵的程度而言。”


八百比丘尼笑了笑,“跟安倍家兄弟对着干的阵势,自然是要大一些。”


外面传来高射炮发射的声响,直升机的轰鸣越来越近。


黑晴明皱了皱眉,“话我先说在前面,东西已经不在我这里了,你杀了我也得不到什么。”


八百比丘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与你的哥哥虽然性格迥异,天真的地方却是相似的很呢,像是他到现在还以为我在外面的那台指挥车上,而你到现在还以为我要杀你。”


“我们怎么舍得您死呢,毕竟现在这世上,能够完成当年研究所留下研究的活人,也就只有您了,”说完她伏在他耳边。“更何况,您的那位好哥哥为了来救你,说不定是会将我们要找的东西拱手奉上呢,到时候我们天时地利,再取得打开磁盘的密匙,您就可以与我们一起完成剩下的研究,达成您的夙愿了。”


黑晴明笑了笑,“我是想完成它。”


“但不想活不到看它完成的那一刻。”


下一秒从上方传来了铁壁破碎的声响,一个人跳落到了她的面前。


“怎么会,”比丘尼慌了一下,“你不是...”


大天狗活动了活动脖子,“黑晴明大人给我用人工关节强化了脊椎,特意安排我假装退隐就是为了这一天。”


比丘尼拿出了枪,准备与他一战,就在这时,有人从门外走了进来,是源博雅。


“博雅。”大天狗有些惊讶,“你怎么在这里,晴明呢,前面迎击需要你的指挥。”


“晴明让我来拦住她。”博雅说道。


比丘尼笑了笑,“那可真是,我是算了。”


源博雅举起了枪,却无奈地将枪一转,对准了大天狗。


“抱歉,”他说道,“他们抓了神乐。”


说罢一手握住了门旁的把手,向下一压,隆穹状的天文台屋顶吱呀作响着打开了,巨大的风沙之中,直升机向下丢下了悬梯,旋转剧烈的沙尘之中大天狗先开了枪,打偏在博雅一侧肩的上方被博雅矮身躲过,一枪自下而上打中了大天狗手中枪的弹匣逼他摔了枪,紧接着自己也扔掉了武器直接冲了过去,在大天狗拿出惯用的匕首时用手直接接了他一刀,刀刃刺穿手心,血顺着手臂流下来。


“快走。”他朝比丘尼喊道。


 


酒吞是回到东京在医院与他们再度会合的,对行动的失败并不惊讶。


晴明站在外面,看了他一眼,眼里冷得像冰,“里面是博雅,这事我没报上去,你也管好嘴。”


酒吞点了点头转身就要走,晴明从背后喊住了他。


“等等。”


酒吞停步了一下。


晴明朝他丢了一样东西过去,他接了,是车钥匙。


“他们抓了神乐,”晴明顿了一下,加了一句,“和黑晴明。你要杀人,我却是要救人的那个,你想好这样东西怎么用。”


酒吞没说话。


“别做傻事。”晴明的声音温和下来,变得更像平时的那个他。“还有人等你回来。”


酒吞最后朝他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然后径自走向了晴明的车,用钥匙开了门进去,插进方向盘旁的钥匙槽,他将电子钥匙掰开了,露出里面的芯片。


让黑晴明拿走的是假货,让茨木窃取的更是假货,安倍晴明,真正的狐狸是永远不会让人抓住把柄的东西。


他将芯片抽了出来,撕掉了上面伪装的电路,露出了底下的磁盘。


就在这时一柄枪从后座伸了出来抵在他的后脑上,后视镜里大天狗沾满灰尘与硝烟的脸与平日一丝不苟的样子大相径庭,一双眼透出平日不常得见的杀意来。


“告诉我全部真相,”他的手指扣在扳机上,“全部。”


酒吞转了转车钥匙启动了车,说道,“上副驾驶座,我们边走边说。”


伊吹大明神是黑道起家,人到中年时已是黑白两道的头等交椅,连政客也要让他三分,想要他命的人多如牛毛,然而他为人谨慎,数十年未曾有人伤到过他,直到四十年前突然被自己的一名手下背叛,人虽然没死但因枪伤导致内脏衰竭,靠移植内脏才活下来,痊愈后意识到自己已入不惑之年,早晚有一日是要死的,于是开始资助医学方面的研究。


“他最开始着手的是克隆人的研究,希望能够利用克隆人的内脏不断替换自己衰竭的内脏,”酒吞一边开车一边看着前面,“再后来,不满足于只替换内脏,花钱开始研究替换整个身体的方法。”


“结论很简单,脑移植,研究所花了十年研究出了能够移植中枢神经系统的方法,然后开始开发合适的受体,他们需要健康,年轻,聪明,又不会产生排异反应的身体作为将来的移植对象。”


大天狗愣了一下,“你是说。”


“我并不是伊吹大明神的儿子。”酒吞说道,“而是以他的基因为模板进行修改后移植培养出来的受体。”


“所以你才一定要杀他...”大天狗思索了一下,“而他也不杀你。”


“我在他那里长到十六岁才知道真相,走的时候销毁了自己的基因样本也带走了磁盘。”酒吞说道,“如果我不杀他,我早晚有一天会成为他。”


车最终停在一处废弃的仓库外,酒吞下车后大天狗也跟了上去,废旧的仓库内满是灰尘,酒吞拿起丢在一边的铁锹砸开了地上的锁,掀开来,露出下面的枪与子弹。


“这里没有刀,”酒吞说道,“你凑合着拿吧,反正都是晴明的东西。”


说完就要低头去拿狙击枪,被大天狗拉住了手。


“就我们两个吗,茨木呢?”


酒吞顿了一下,将那柄狙击枪丢开到一旁,拿了便携的手枪和子弹。


“他走了,你不要再打他的主意。”




tbc.

评论

热度(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