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_uri

【酒茨】都是真爱不要攀比(二)

千川:

写手吞x画手茨。
摸鱼摸大发了,这篇可能有点长,搞本子途中慢悠悠写吧。

——————————————————

要不是这条私信,茨木自己都快忘了他身上还背着一个坑。
那个条漫是他一时兴起之作,单幅的车开多了,难免想换个形式玩玩,但车换个壳子还是车,故事性不充足,他画了一点觉得没什么灵感,就扔在那了。如今被人提起来,难免有点诧异。粉丝评论他平时都会看,但对这个id印象全无,于是点头像进去看了一眼,是个小号,只关注了几个同cp的画手,也没有什么活动痕迹。

“忙。”
他简短地回复。
不一会儿新消息又跳出来:“看你每次都给那篇文写可长的评论,少写点就可以了吧。”

这可让茨木有点不高兴了。
“怎么能这么说呢?路人太太可是人间至宝,她简直就是混沌中唯一明亮的灯塔,写文章又理性又简练又不失人文关怀,最难得的是每天都更新!虽然字数不稳定,至少每天都在写,你见过这么勤劳的太太么!恕我直言这样的模范太太就应该请回家供起来,只要太太不嫌烦,多少字评论我都要写,哪怕我不画画了,也不能停止给太太打call!——话说你是不是没看过她的文?如果你看过,不可能说得出这种话来,链接给你,我建议你赶紧去看一看吧,不要错过这么好的文。”
他啪嗒啪嗒打了一大堆发出去。不知是不是真的去看文了,小粉丝没有再回复。

今天也为心爱太太做了贡献的茨木童子十分欣慰。
太太这么勤劳,做粉丝的也不能拖后腿!
他这样想着,把仓鼠送回小窝里,心满意足地起身赶稿去了。

等他第二天顶着熊猫眼把稿子发给青行灯,虚脱地倒回床上准备吃粮时,发现太太没有更新。他只得去睡了一觉,直接睡过了十二点,半梦半醒地抓起手机看一眼,太太仍然没有更新。

事出反常即为妖,有什么事情能让一个每天更新从不间断的作者停更?
茨木童子在黑暗的房间里惊恐地睁大眼睛,只觉得天都塌了。


——————————————————



与 无照驾驶 的聊天
(ㅍ_ㅍ):路人太太今天没更,你看,也没你说的那么神,说断就断。
(ㅍ_ㅍ):文我看了,还不错吧。
(ㅍ_ㅍ):今天还是没更,你不画画吗?



没有回复。
酒吞童子把无线键盘一扔,起身去找吃的。

他留意这个画手很久了,这人大约是在他写了五万多字时来看了文,然后给前面每一章都补了长评,不由得他不印象深刻。说来那也不能叫长评,就字面意思而言,确实是个长长的评,可通篇都是对他本人的吹嘘赞美,一点关于文的实质性内容都没有。他写文挺多年,什么样的读者都见过,能变着花样夸两百字不重复的这还是头一个,扪心自问,他一个文字工作者都做不到天天坚持,对这个读者不由得生了几分敬佩。
后来有一天他刷标签时,看见熟悉的id,才发现这人还是个画画的,专注开车三十年,虽然大部分是草稿流,画风和人体看着都挺专业。

小姑娘家家的,车速还挺快。
他这么想着,把对方的公开作品全都翻了一遍,翻到一张黑白条漫,月夜对饮,酒杯翻倒,束发的鬼王擒住散发副将的手腕,沾了酒液的手指抹在他的嘴唇上。画面里透出一股风似的狂放之意,令他也颇受触动。

——然后下面就没有了。
这画手唯一一张不是开车进行时的条漫,是个坑,发布日期都是上个月了。

酒吞想要抓头发。
踩到坑的感觉并不好,尤其是对方每天愉快地点着赞写着评,时不时还草稿飙车,看起来根本已经遗忘了这个坑。
思来想去,他又注册了一个小号,准备去私信催更——大号就让它维持高冷的画风吧,他路过这里,想要安静地写点东西,仅此而已。
万万没想到,对方画风十分魔性,起先只回复了一个字儿,在他好心指出节省时间的方式之后,反倒像是被冒犯了一样,开始疯狂地对他吹嘘起他自己,末了还给了链接,可谓是安利得十分用心。酒吞甚至顾不上吐槽那个人文关怀的用法,就光速关掉了窗口。
他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等从当面被夸的尴尬中回过神来,酒吞突然感到了一丝微妙的不爽。
写了这么长的文,他当然希望有人跟他交流剧情走向和人物理解,这个人嘴上说喜欢他的文,又从来不对他构建的人物关系发表意见,只是一味地夸他好,好在哪儿?他也想知道啊。可从那一大串安利的话里他只抓住了一个重点:日更。
日更算什么优点??确实因为原作性质的关系,这个圈里写文的人比较少,但难道对这个人来说,有得吃就可以了吗?如果不是他酒吞童子写的,是别的什么人,这个画手还是会这么不遗余力地去赞美吧?
越想越烦躁的酒吞当即决定断更两天。

不知道是不是他平时画风高冷过头,突然断更完全没有在读者中激起任何水花。而他最想观察反应的那个画手,这两天没有任何动态,留言也不回复,看起来压根就没上过线。
见鬼了。

酒吞晃到客厅,从桌子上拿了块粉丝送的巧克力威化,咬了一口,觉得还挺好吃,毛刺刺的心情多少被安抚了些。
嗯,本大爷的粉品味都不错。

笼子里响起窸窸窣窣的动静,一个黄色的毛团子从圆形的小屋子里钻出来,扒在笼子上,两颗小黑豆似的眼睛直勾勾瞅着他。

酒吞感到头疼。
“你不能吃这玩意,给本大爷滚回去吃你的麦片。”
他恶声恶气地威胁那只毛球。
毛球不动。
酒吞无法,把半块威化直接丢进嘴里,给它看空包装纸:“没了。”
毛球失望地放下爪子,蠕动着钻回小屋子里,露出个屁股对着他。

酒吞快被气死。
阎魔那女人肯定是脑壳进水,给他买这么个玩意,还直接寄到家里,吃准了他会收下来养——他也确实收下来了,好歹是条性命,不能说扔就扔罢。但笼子都配齐了,怎么不给带包鼠粮呢?下次去公司非给她那个助理打差评……
说起来买的鼠粮怎么还没到。

他看了眼手机,物流显示已签收,决定下楼去看看。
大堂里已经堆着一堆快递,酒吞视线扫过一圈,手伸向最上头的一个盒子,却碰到了另一只手。

他一愣,那只手的主人已经拿走了盒子,怪异地瞅着他。
“这个是我的。”
男人声音低沉,有点糊,带着刚睡醒的鼻音。
“不好意思。”
酒吞点了点头,看他拆快递,好奇心最终压过了礼貌,出声询问:“你也看那个小说?”
对方抬起头,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你也看?我是这个作者的铁粉!”

看出来了,都拿人家笔名做收件人了。
酒吞努力不让笑意表现得太过明显:“对,我也看,这种题材挺少见的。”
“是吧!写得这么好就更少见了……”男人兴奋地说起话来,连珠炮一样,边打开纸箱拎出一大袋鼠粮。
“你养仓鼠?”
酒吞耐心等他说完,才继续问。
“养,怎么了?”
“是这么回事,我朋友送了我一只,刚到家没几天,我不太会养,方不方便请教下?”
酒吞拿出手机,给对方看拍糊了的仓鼠照片。
男人一看就笑了。

酒吞不知道一个仓鼠屁股有什么好笑的,看来这个人挺喜欢小动物的。
他没找到自己的快递,于是和那人并肩往电梯走,又交换了联系方式,男人眨着眼睛看他。

“我的名字是茨木童子。”他说,酒吞注意到那双眼睛是浅淡的琥珀色,在白炽灯下亮得透明。

“酒吞童子。”
他简短地回答。


tbc


一不留神走上了傲慢与偏见的老路2333

评论

热度(1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