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_uri

[信白/龙凤]小白龙求亲记(二十五)

巫久沐:

       *完结章


       *还有一些内容就放在番外里啦


       *非常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


       李白总算是在联姻大典开始前赶回了凤族。


       一进屋就对上王昭君充满审视的目光,李白尴尬地讪笑了两声打算蒙混过去。他也知道自己做的事有多荒唐,可是他能怎么办他被下药了啊!


       王昭君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这个一夜未归的弟弟,视线停留在那雪白脖颈上十分明显的暧昧吻痕。欲言又止,最后只叹了口气,催促着李白快去换上嫁衣做准备。


       嫁出去的弟弟泼出去的水。唉……


       火红的云锦织就的嫁衣,以金丝尽绣振翅欲飞的凤凰纹饰,凤凰尾翎上镶嵌五色珠玉,晃动间光华流转。外罩品红绣云金缨络霞帔,散发着淡淡烟气恍如彩云缠绕周身。赤金暗红云纹腰封点缀着金铃流苏,尾裙长摆拖曳及地三尺许,边缘滚寸长金丝缀。织女精心制作的作品,自然是巧夺天工、美不胜收。


       而当李白换上之后,王昭君才是确实感到了惊艳。


       李白平日里喜欢颜色素雅浅淡的衣着,尤其喜欢白衣。这般穿着,可以说从小到大,连王昭君这个当姐姐的也是第一次见。


       三千银丝如瀑,肤白胜雪,与如火嫁衣相映成辉。眉眼间那股皎月出云般的清冷气韵更显出尘,依旧是让人心生无限爱慕与赞叹却只敢望而却步做个远观之人。如果李白是花,那一定是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色泽明艳的嫁衣只增了动人心魄的华美,而无半点艳俗。


       然后王昭君亲自为李白束发梳妆。


       当一头银发被梳至脑后,李白看到镜中倒映出的清晰的自己时,终于知道自家姐姐刚刚为什么那样盯着自己看了……


       韩信你属狗的是不是???这样他怎么出去见人??


       “那个……姐……还是别束了吧……”好歹头发能遮一点。


       “你还知道害羞啊?”一如既往的平淡语气,却不难听出打趣的味道。手上的动作不停,精致的木梳顺着李白柔顺的长发一梳到尾。


       “姐!”李白确实有点不好意思了,但为了给自己正名还是梗着脖子理直气壮道:“我那是因为!那是因为……被下药了。韩信为了救我所以才……才……”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又心虚地提高了声调补了句:“不然……你弟弟看起来像那么饥渴的人吗?”


       “嗯。”挺像的。


       李白:“……”


       最后善解人意的王昭君只将李白的发盘起一半,剩下一半给他“遮羞”。


       凤冠的样式并不像女子成婚时那样繁杂,而是十分轻巧的,只是作为身份的象征。戴上凤冠,与龙族联姻,成为两族的守护者。


       ……


       今日是龙凤两族举行联姻大典的盛大日子。


       按照流程,先是在择定吉时举行仪式,仪式完毕后在凤族设宴,而后新婚二人一同前往龙族,再次设宴。


       此时吉时将近,多数宾客早已就位,天边偶尔飞过拉着宝箱的神兽,使者宣读着礼单上宾客的贺礼名目。此番规模,与凤族百年大典不相上下。


       外厅早已是人头攒动,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几乎所有的凤族子民都来参加了本次联姻大典,为守护者送上祝福。只不过各人有各人的心思,大多数人抱着一睹守护者风姿的看热闹心情,但酒席中也不乏此时正抱着酒壶哭着念叨“呜呜呜李白哥哥,你怎么就嫁人了”的心碎少女。


       一声龙啸划破长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一致地抬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快看!是龙族!”人群中有小孩子激动地喊了一声,顿时各种笑声谈论声四起,还有人朝着空中渐近的队伍挥手。


       韩信一袭暗红色龙纹喜服立于求亲队伍的最前头,即便卸去战甲,周身仍旧萦绕着浑然天成的霸气。只不过他此时心情极好,所以就连平日里凌厉的眉眼都柔和了几分。


       四爪金龙拉着礼车随礼官前去卸礼,使者照礼单上一一报出龙族的聘礼,其大方程度令在场之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宾客及凤族的子民都在议论纷纷。周遭嘈杂,而韩信却对这些丝毫没有理会,只因那个人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其他一切便皆可忽视。


       红衣似火,是他先前未曾见识过的绝色。


       那人眼尾描绘一抹嫣红,艳且妖,韩信看一眼就要被勾了去。可偏偏那双凤眸又清澈得像初春的泉水,此时看到韩信,仿佛有一只小鱼儿突然跃出水面,惊起了一丝波澜。


       两个人相爱的时候,连视线也缠绵。


       王昭君实在看不下去李白那一脸怀春的表情,在后面推搡了他一把,让他去韩信那边。


       李白耳根一红,虽说早就想清楚了,可真到了这个时候,他却有点莫名的紧张起来。


       还好韩信比较上道,先一步走过来牵起了还在犹豫的李白,向一旁的王昭君点头打了个招呼。


       李白显得有些局促,甚至有点不敢直视韩信那太过火热的目光。


       “很好看。”韩信俯身在他耳侧低语,像春风吹拂过湖面。


       李白的眼睫轻颤了颤,这种得到心上人夸赞的感觉,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


       王昭君早在这两人开始旁若无人的秀恩爱时就默默地退开了。


       “咚——”一声清越的钟鸣传来,吉时已到,仪式马上开始。


       东侧广场中央升起凤族历来举行授任仪式的天台,伴随着钟声的响起,早已经聚集在这里的人们自觉的让出了一条通往天台的道路,等候着两位联姻的守护者。


       听到钟声,李白便欲动身前往天台,可不料前夜的情事导致的酸软和方才站了许久的缘故,步子一动险些摔了。


       好在韩信眼疾手快赶紧扶稳了李白,然后想起了自己昨晚干了什么。当然韩信是不可能反思自己的行为的。他只是摸了摸下巴,提议的说道:“要不我抱你过去吧。”


       “!!你别乱来!!!”李白一惊,吓得人都站直了。外面那么多人,他要是真的被抱过去,那以后真没脸见人了。


       “刚刚只是没准备好!”说着李白忍着腰间的酸痛装作没事人似的走了两步,证明自己是可以的。生怕韩信一个冲动真要抱他过去,赶紧催促道:“走了走了,开始了。”


       ……


       身着喜服的二人携手走过人群中央,接受着无数祝福的目光。


       “他们好般配啊……”


       “哎姑娘,刚刚哭李白哥哥嫁人的那个是你吧?”


       “……我那是为李白哥哥高兴!”


       “……”


       天台之下,主持仪式的长老将信物交于二人手中。那是一龙一凤被分成两半的玉佩。


       一步步踏上白玉石阶,来到天台的顶端。


       仪式总是繁杂冗长,按照长老的安排,一步步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可李白的额上却渐渐冒起了虚汗,倒不全是身体疲累的缘故。更多的似乎是身旁的神镜发出的光照的他有些难受。


       感受到韩信关切的目光,李白用口型回了句“没事”。


       终于到了最后一步,两人交换了手中的玉佩,双双举过头顶,将两片玉佩合二为一。霎时间光华鼎盛,向四面八方散去。龙霆与凤皎似是受到什么的感召,自己出来了。龙凤形态的器灵在空中盘旋,引得下方人群发出一阵阵惊叹。


       而后,两道神光忽的从天而降,直入二人的天灵盖,二人皆盘膝而坐合眸调息接收这道神光中蕴藏之物,眉心短暂地浮现出一个耀眼的金色符文,待光芒渐隐后才消失。


       此乃天道予守护者的馈赠。


       韩信的识海中反映出天道赠予他之物,乃更为强大的力量和一份普世的善念。心中一喜,想要马上和李白分享,可睁眼却见李白仿若失去意识般倒在一旁,瞬间大惊失色。


       韩信刚将李白扶起到怀里,李白马上悠悠转醒,目光中一瞬的茫然过后,突然笑了起来。


       “韩信,你知道天道送了我什么吗?” 


       韩信还没从李白刚刚的突然昏迷中缓过神来,现在只关心他的身体。


       “他去除了我体内的魔气。”李白的眼中似有晶亮的水光闪烁。


       太好了,最后的一丝顾虑也没有了。


       韩信莫名觉得心中一紧,有些心疼地将李白紧紧搂在怀里,低声喃喃道:“傻瓜。”


       就算李白魔气没解,随时可能化魔,随时有可能伤害他,他也不会放手。


       仪式已经结束,这回韩信二话不说就这把李白搂在怀里的姿势将他打横抱起,就走下天台。


       李白只觉得视线一阵摇晃,然后反应过来韩信在干什么。


       “喂你,放我下来!”卧槽韩信你一定要让我没脸见人是不是??!


       “虚弱成这样还逞强?”韩信目不斜视,迈着平稳的步子走下白玉石阶。


       “不是……刚刚是因为我体内有魔气被神光照了难受!现在已经好了!放我下来!我自己走!!”李白眼看着石阶快要走完转个弯就要步入人群了,语气都急促了起来。


       “不行。”又是这种韩氏拒绝的语气,和刚认识的时候一点变化都没有。


       韩信你这人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李白咬牙切齿地想。


       “我的天!!!抱下来的!!!!好浪漫!!!!”


       “我靠羡慕死老娘了!”


       “话说原来李白哥哥这么好推倒啊……”


       “等会儿……你们仔细看李白哥哥脖子上那是啥?”


       “卧槽……”


       “……”


       李白没脸听人群中各种各样的议论声,只是把脸埋进韩信的怀里。李白一直觉得自己的脸皮挺厚的,直到遇见韩信,他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


       对此韩信表示,脸皮不厚怎么追得到媳妇儿?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只要脸皮厚,李白搞到手。


       至此,小白龙的求亲之路,圆满成功。




END

评论

热度(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