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_uri

【狗崽】【酒茨】(现代paro,学生狗x家教崽)一日为师,终身为受 章二十六 百日狗崽day97

时潋:

*现代paro,年下,学生狗x老师崽


*下周要开始考试了;所以最近更新大概会非常不规律,只能说尽量更,本来想这周把这篇写完的但事情比想象中多了很多,抱歉,6.6考完后会恢复更新w


*这章有一个梗,不知道有没有小天使能看出来


-------------------------------------------------


 第二十六章 only you,only for you




当孟婆他们终于用备用钥匙打开大天狗房门时,等候他们的只剩空无一人的房间。


四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天狗大手一挥,“算了,孩子这么大了随他去吧。”




“老师,我可是为了你‘离家出走’了。”


“这不叫 离家出走,这叫‘私奔’。”


大天狗的手被妖狐握着往未知的目的地走去。四周一片漆黑,仿若只剩他们两人。步履匆匆,想想孟婆他们看到自己房间时可能有的表情,大天狗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又将妖狐的手握得更紧,“老师你的手好凉,”大天狗将妖狐的手放进自己衣服的口袋里,有些懊悔,“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


“开心吗?”妖狐却突然问道。


“嗯?”


“看见我开心吗?”


手指扣得更紧,想将全身的热量都传递给身边的人,“很开心。”大天狗的脸是平静的,却藏不住嘴角的一抹笑意。


“那等多久就值得了。”妖狐说。


某种程度上,他和大天狗两个人其实很奇怪。外人看来,妖狐的性格是活泼外向的,大天狗的性格却是安静内敛的。但在两人的关系中却恰恰相反,他们能走到这一步,是大天狗潜移默化的纠缠,而妖狐却一直处在懵懂和逃避的状态。大天狗总是可以那般自然而不腻烦地说出那些甜蜜的情话,妖狐却少有主动。


是以,此刻就连“值得”这样一句算不得情话的情话也让大天狗觉得格外动心。




“我很开心。”大天狗又说了一遍,“老师之前的话,我当真了。”


“活该。”妖狐没有为自己的恶趣味道歉,反而小声地说道,声音很小,却让大天狗听了个清楚。


“大天狗,”妖狐又突然开口,“今天不要叫我老师了,叫我的名字。”


“妖狐。”是有些生涩的称呼,又是已经在心里,在梦中唤过千遍万遍的名字,“妖狐,妖狐,……”嘴被妖狐用手掌堵住。


“叫一遍就行了,叫那么多遍干什么!”明明是很凶的语气,无需光亮大天狗也能看到妖狐脸上的不自然。


“妖狐。”只叫了一遍。


“嗯。”




他们走了很久,很久。妖狐没有说他们在往哪儿走,大天狗也没有问。他觉得两个人就一直这么走下去,哪怕目之所及唯余黑暗也胜过那些光明下的美景。


当妖狐突然停下脚步的时候,大天狗还有几分诧异。看着妖狐拦下一辆出租车,嘴里小声念的却是“早知道就把夜叉的车借来了,这边也太偏了,走了这么久才有车。”


“你笑什么?”妖狐问道。大天狗才发觉自己在笑。


摇了摇头,“没什么。”在妖狐不解的视线中坐上了车,没什么,只是觉得老师太可爱了而已。




出租车在长途车站停下,这是少有的在夜里依旧灯火通明的建筑。


“你很少来这里吧。”妖狐问大天狗。


“没来过。”大天狗迟疑了一下。


“那就记得跟紧我,不要走丢了。”


“嗯。”大天狗握紧口袋里已经重新变得温暖的妖狐的手,本来也没打算放开。


妖狐带着大天狗去买票,说出的站名是大天狗所陌生的,妖狐也没有解释。他们买的是明早的第一班,四点半,现在不过才两点。


“我们去候车室坐着等吧。”




候车室已被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和等车的人占据了大半,两人小心翼翼地绕过那些躺倒在座椅上熟睡的人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排空的座椅。


“突然想起我还没给你生日礼物。”妖狐刻意放轻了声音,从身后的背包里掏出一个盒子地给大天狗,“看看你喜不喜欢。”


“喜欢。”


“你还没拆开。”


“老…你送的我都喜欢。”


半年前妖狐绝对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在大半夜坐在候车室和人说着这样没营养又甜到腻歪的对话。




盒子外的包装很精致,带着妖狐惯有的风格。光是包装就让大天狗舍不得下手,但看着妖狐期待的目光,大天狗还是尽量避免毁坏地拆开了外面的缎带和包装纸。然后打开了纸盒——黑色的镜头静静地躺在绒布里。


妖狐看着突然安静下来的大天狗,突然有些紧张,“我不太懂这个,就让老板推荐的他觉得最好的一款,不好吗?”


“没有。”大天狗的手指拂过镜头,身为摄影狂热者的他对这款镜头并不陌生,尼康的pc尼克尔 19mm,价格已经让大多业余爱好者望而却步,大天狗知道即使工作了妖狐的手里也一直不算宽裕,却愿意为自己买下它,便越发觉得这份礼物珍贵起来,“我会好好爱惜的。”


妖狐才放下心来,笑道,“你喜欢就好。”


“不过,妖狐。”大天狗看着妖狐,“我还有更想要的生日礼物。”




他们在候车室的一角尽情地接吻,丝毫不在意头顶可能有的摄像头和周围随时可能醒来的人们。


双臂紧紧地搂住对方的后背,唇舌相缠,理智被对对方的爱意冲刷到不知哪个角落。直到大天狗的双手已经探入了妖狐上衣的下摆,妖狐才惊醒过来。


“不是现在。”他抓住了那只试图更进一步的手。又主动地吻了一下大天狗,“不是这里。”


“那是什么时候,是哪里?”


“秘密。”妖狐像是上瘾了一般又在大天狗的唇上啃了一下。


一个很快就会揭晓的秘密。




即使是四点半的车次也出乎大天狗意料坐满了人。没有人按照票上规定的位置坐,他和妖狐上车比较晚,只剩下了最后排的座位。汽油味便显得格外明显。


“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就靠着我睡一会儿。”妖狐将肩膀像大天狗那边挪了挪。然后发现自己被大天狗揽进了怀里。


“你睡一会儿。”大天狗说,“我守着。”


事实上最后两个人一起睡着了,妖狐的头靠在了大天狗的肩上,大天狗的头也歪歪地靠在妖狐的头上,无论那车因为山路如何颠簸都没能将他们从梦中唤醒。




“我们先吃早饭,再走。”快要十点的时候,他们终于在那个大天狗不熟悉的地方下了车。妖狐显然对这里很熟悉,带着大天狗直直地走向车站前一家卖早餐的小铺,“这家的油条特别好吃。”


两碗豆浆三根油条,一人一根剩下的一根则被两人一同瓜分了。油条的味道确实不错,外脆内软,吃得妖狐的唇上都涂上了一层晶莹的油。抬着脸任由大天狗用手指替他抹去。


大天狗突然觉得这样的地方也挺好的。他只是大天狗,他也只是妖狐。




“到了。”从早餐铺又走了近一个小时,他们在一栋明显和周围画风不同的小楼前停下。外墙被五彩缤纷的颜料刷得乱七八糟,院子里种的植物也长得格外肆意。妖狐掏出钥匙终于对身后的大天狗说,“这是我一个朋友的工作室,我借了几天。”


和外墙截然相反,室内倒是整齐而不失生气,墙上挂着主人的作品,墙角栽种着几株绿植。大天狗却没有时间驻足慢慢欣赏。像是到了自己的地盘,妖狐忽然主动起来,拉着他径直往二楼去。准确的说,是往二楼的一个房间去。


“这是……”大天狗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个房间。




不规则裁剪的白色亚麻窗帘为冬日的寒冷带来了几分温暖。除了同样洁白的墙壁外和一侧的矮门外再无一物。已近中午,阳光的角度刚好足以洒进室内。


大天狗突然认出了这个他早就见过的地方。




那时的他指着杂志上那人的照片,叛逆地抵抗着自己的父亲。


“除了他,我谁都不要。”


照片上的阳光射入的角度都和眼前一模一样。




他看着站在窗边不知何时已经脱去了外套的妖狐。


“今天只有你。”他的手指搭在了衬衫的纽扣上,不再需要大天狗答出那些他故意设计的题目,就解开了第一颗扣子,随即是第二颗,第三颗……直至整件衬衣被他脱下,随便地扔到了地上。


“Only for you.”




他像施展魅术的狐狸那样冲大天狗招了招手,满意地看着大天狗向自己走来。另一只一直放在身后的手终于伸了出来,在大天狗尚还未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用手里的手铐将大天狗铐住。


妖狐将大天狗推倒在窗前,双腿跨坐在他的腰上,手指滑过大天狗那张好看得不真实的脸。


“我说了,我要在上面。”



评论

热度(278)